老兵中國探親 台商中國探險

週五, 23 九月 2011 23:00 作者  林憲同 發佈於 北京市 閱讀 232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九○年世界法學會在北京舉行,筆者以台灣律師代表團長身分與會。筆者接受北京電視媒體採訪時,有感於中國法制落差造成台商中國投資法律風險甚鉅,曾感嘆地說了一句:「老兵中國『探親』,台商中國『探險』」。政府月前召開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並做成鬆綁「戎急用忍」之決議,台商西進中國,已是無可迴避的選擇,筆者頃接一件台商申訴案件,再度勾起筆者對於中國投資(法制)風險的關切。以下姑引本件海關實務案件,供其他台商參考。

涉案事實及其法律爭點

台商H君為眼鏡商,在北京設立公司,自日本進口(郵遞)眼鏡成品。海關認為H君「高價低報」,涉嫌逃漏關稅。海關即以構成「走私犯罪」,羈押H君。

本案的法律爭點有二:一是從海關實務上言,進口商「高價低報」進口貨物,應該僅只涉及海關如何「驗估貨價」及如何「核徵關稅」之行政爭議(訟)事項而已;進口商既已「依法申報,合法通關」,是否仍會構成「逃漏關稅」之問題?二是從刑事訴訟程序上言,進口商進口通關,縱然與海關發生「如何徵納稅款」之行政爭議,此種爭議性質既屬行政性質,應依海關實務的行政爭議程序,由進口商依法申訴,再由海關依法加以處理即可;此種「關稅爭議」能否逕由海關轉化性質,逕依刑事法上之「走私犯罪」,加以拘捕偵辦?

以上兩項爭議,在在涉及中國台商的「人身自由」與「財產安全」等人權事項;法制程序不可不明,人權保障不可不究。

中國海關法暨其實務運作

「走私」是一種刑事犯罪行為;全世界各國刑法規範「走私罪」,其核心要件厥在:管制「貨物」之進口或出口。反之,對於進出口貨物加以課徵的關稅,苟有涉及稅額高低或應否徵納之爭議,它只涉及「稅款」的徵納,此乃稅務行政問題,並不構成犯罪。除非進口商另涉利用偽造文書之詐術手段,混矇進出口貨物,仍將構成「走私犯罪」外,海關對於關稅爭議,固不可利用刑事權力拘捕商人,並進而強迫商人徵納稅款。中國的商貿法制,在進入WTO後,應與國際接軌;但是中國在海關實務及法制觀念上,則仍存有落差。

中國刑法第二節規範「走私罪」,本節共計八個條文,都以管制貨物(品)為對象。台灣的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也明文規定走私罪的定義是:私運「管制物品」進、出口。足見走私罪應以「管制貨物」為其要件;這是國際法制通例。

中國刑法對於「走私行為」,未作明文定義;中國是以海關法第八十二條第一項定義「走私行為」(共計三項),同法第二項及第三項再將走私行為區別為構成犯罪與不構成犯罪兩種。對於尚不構成犯罪的,由海關沒收走私貨物及違法所得,可以併處罰款。即因此故,中國另依海關法第六十條制定「海關法行政處罰實施細則」,本細則第二章第三條規定「走私行為及處罰」;海關法第八十二條及本細則第三款均將「脫逃(海關)應納稅款」,規定成為「走私行為」。

據上言之,中國刑法規定的走私罪,本以「管制貨物」為其犯罪要件(這點符合國際法制);但是,由於海關法及其行政處罰細則均有擴張規定「走私行為」之定義範圍,中國海關實務上,遂將單純的關稅(行政)爭議,當做刑事的走私犯罪;中國海關都會逕將進口商拘捕偵辦。易言之,一件單純的關稅行政案件,由於法治觀念的差異,在中國可能被質變而成為刑事犯罪。

本案情節與「遠華案」的比較觀察

本案的事實情節,完全不能與「遠華案」相提並論。本案與「遠華案」的區別如下:「遠華案」的涉案事實雖是「脫逃關稅」,它的法律責任則是構成走私犯罪。該案構成走私的關鍵在於「官商勾結」,即商人利用走私達到脫逃關稅之圖利目的,商人再將該項利益分潤官員。

「遠華案」是貪污罪、行賄罪、走私和逃漏稅款的結合性犯罪;反之,H案根本沒有「官商勾結,走私分潤圖利」之情節。因此本案縱有「脫逃關稅」之爭議,該項爭議則是存在在進口商與海關之間,本案自無構成走私犯罪之餘地。即因上述涉案事實情節的不同,H案應該屬於「不構成走私罪的走私行為」(參見海關法行政處罰實施細則第二條)

中國關稅實務的一項法制陷阱

進口商通關納稅之後,該批進口貨物便屬合法進關;海關應該不能發生「追溯課納關稅」之問題。如今不然,中國海關既以「走私犯罪,拘捕台商」於前,其後又不向台商明白宣示,究竟那批貨物涉有脫漏稅?反而利用羈押台商期間,向上追溯五年或十年之課稅資料,併予追繳(台灣追徵時效為七年)。

中國刑事訴訟法制,犯罪偵查期間並未准許委聘律師,進行正式的法庭辯護。流風以下,台商家屬只能淚眼相對,或僅能透過人事及金錢管道,打通關節,認罪補稅,以了刑獄之災。

台商赴中國投資除了經濟風險、政治風險外,尚需面對因法制落差所造成不可預測之法律風險,在如此環境下投資,豈能不謂『探險』乎?

(本文作者係台北執業律師、上海仲裁委員會仲裁員)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