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客戶打砸鬧事 台商被迫關門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廣東省 閱讀 208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大陸深圳銷售美容儀器設備的許姓台商,今年初其客戶王女事業無法繼續經營,要求全額退貨未果,遂糾眾至其營業場所打砸、鬧事,該公司員工出於防衛順勢推倒王女,許姓台商竟因此反遭誣告涉嫌重傷害,留置偵訊數日後責令人民幣十萬元交保,並扣留證照。嗣經協調,取回被扣證件,公安並口頭同意渠返台過節,詎料,許姓台商返台後,當地公安卻認為許某棄保潛逃,為避免無辜身繫囹圄,許某因此被迫放棄大陸投資事業,損失不貲。

客戶打砸鬧事,公安未予妥善處理

今年2月25日,許姓台商的營業場所突然竄進一名大陸女子及兩名人高馬大類似黑道份子的男子,該名女子一進門便衝進辦公室向該公司要錢,說是「欠錢還錢」。許姓台商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才剛說了一句:「我們公司又沒欠妳錢?」該名女子便開始砸東西,先是扯斷電話線,然後將電話、傳真機拼命往地上摔、撕爛辦公桌上的文件、並拾起凳子砸壞三部電腦和一台印表機,其他辦公用具無一倖免,被砸得稀稀爛爛。另外兩名男子則凶神惡煞般地堵住出入口。該名女子原來是公司客戶王○○,向該公司購買一批美容儀器,經過四個月後,因生意無法繼續經營,而要求公司退貨,許某表示:該批設備已經使用四個月,依買賣合同欠難退還,王女不悅,砸完一間

辦公室又闖進許某妻子的辦公室,摔其手機,還對其妻拳打腳踢。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大樓保安人員趕到現場,辦公室已是一片狼籍,向110報案,大家進了派出所,當地派出所員警認為是經濟糾紛,要渠等至消費者調解委員會調解。

出了派出所,王女見公安員警並未對她怎樣後,更為囂張,並撂下一句狠話:「我讓你死在深圳,我操你回台灣!」後來,渠等前往消費者協會,經調解委員會了解,認為王女主張並無法律依據,王女自知退貨無望後,便又找來兩名男子,並揚言:「我現在給你24小時,你給我好好考慮,考慮好了給我電話,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我會找到你的。」當許某離開消費者協會準備返家時,卻發現汽車二個前輪已經被刀刺破……。

對方再度挑釁,反遭誣指教唆傷害

3月7日,許某在東莞洽商時,王女再度糾眾前往許姓台商營業場所鬧事,據在場員工表示,當時王女極盡挑釁能事,對該公司服務人員又踢又打,且扯破某員工衣服、咬傷其手臂,該員工出於自衛順勢推了王女一把,誰知王女竟佯裝受傷倒地不起,其後來了幾個記者(像是事前安排好的),舉起攝影機不斷地拍照,並拍下在場每個人的特寫鏡頭。許某回憶說:事發後,3月10日下午,在他開車回家途中,察覺遭人跟蹤,對方甚至多次想堵住他的去路,跟蹤周旋一個多小時,才將對方甩掉,此種類似電影的情節,沒想到卻真實地在他身上上演,為了家人的安全,他也急忙地將兩個小孩送回台灣。

3月12日下午4時許,有兩名便衣員警到公司將其妻子以及公司經理帶回派出所做筆錄,渠隨後亦自關外趕到。彼等被隔離偵訊,當地員警表示,王女士身受重傷,有法醫驗傷報告……。

直到翌日凌晨12時許,都無法回家休息或用餐,其妻因罹患地中海貧血症,終因體力不支而昏倒,在朋友協助下緊急送往醫院急救。

在醫院照料妻子休養期間,許姓台商也考慮與王女和解,退回儀器款項,畢竟因此造成生活不安與恐懼,台胞證被扣,人身自由受限,並不值得。對方本也同意和解,並約好3月19日到派出所見面,未料,當日王女並未依約出現,和解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3月31日下午2時,許姓台商因王女指稱其為幕後兇手,涉嫌教唆重傷害罪,遭公安傳喚到場接受調查,直至4月4日上午9時交付保證金人民幣十萬元,方得取保候審。據許先生側面了解,王女原本患有腎臟方面疾病,案發前即打算手術切除單一腎臟,正巧與其發生買賣糾紛,在要求退貨未果情況下,便預謀佯稱重傷害罪並嫁禍於他。而王女事實上也去醫院做了腎臟切除術,因此法醫檢驗報告證實王女已手術切除單一腎臟,此舉令許姓台商百口莫辯。

獲准出境,事後卻指其棄保潛逃

王女意圖不僅止於如此而已,目前被迫無法返回大陸經營事業的許姓台商表示:王女根本就是意圖霸佔其在大陸投資的資產。當時許姓台商獲准取保候審,惟台胞證依舊被扣留,致影響其正常工作、生活與行動自由。嗣經投訴反映,並透過各種管道交涉,公安機關方同意發還台胞證。許某取回證件同時,曾口頭詢問公安人員,保釋期間是否有證件即可出境?該名公安人員表示同意,但未出示任何書面文件。詎料,許姓台商取回證件後返鄉過節,在台期間始間接得悉,當地公安在其出境後竟認定其為「棄保潛逃」。

對於大陸公安機關此種處置方式,許某甚表不滿。原本該公司客戶無法律上理由要求退貨未果,轉而強行至其營業場所打砸、鬧事時,公安機關即應介入處理,並依法保障合法廠商之權益。孰料,當時公安未積極處理,導致王女認為有機可乘,並以自身原有宿疾佯稱被毆導致腎臟敗壞切除,讓許姓台商有理變成無理,原告轉為被告,王女除指控其涉嫌教唆重傷害罪外,並要求巨額民事賠償。而公安人員未依法保障台商權益,反而在渠申請取保候審,並取回證件時,口頭表示同意許君出境,猶如預設陷阱般,使許姓台商自然變成一個「棄保潛逃」之嫌疑犯。許某為避免再入境大陸時即遭公安逮捕,幾經考慮,決定放棄大陸投資事業,在台從新出發,雖然損失慘重,但許姓台商無奈地表示:「命比錢更重要!在大陸這種治安環境下經營企業,簡直就是在玩命。」而當地公安對本案之辦案態度,恐怕也間接成就了王女侵吞許某資產之企圖與伎倆。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