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碁農場投資十年鎩羽而歸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廣東省 閱讀 77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唐先生早年於台灣彰化溪湖鎮從事蔬果外銷業務,因有感於該行業在台發展空間稍嫌不足,且著眼於中國大陸未來之市場發展潛力,即赴大陸考察投資環境,並經審慎評估,遂於一九九一年與香港友人歐某共同出資(其後兩人拆夥,改由唐先生單獨出資),赴廣東省番禺縣投資設立中外合作企業「彰碁開發實驗農場有限公司」,從事高經濟價值農作物之生產、外銷業務。

唐先生表示:「努力經營、穩健成長」係其一貫之經營理念,赴大陸投資近十年,投注資金達350萬港元,渠一直競競業業地依法經營著,詎料,正當農場運作順利,產銷屢創佳績之際,竟因當地政府的行政疏失及種種不當作為,以及村民滋擾事件一再發生,導致投資權益受損而無法繼續經營,甚至人身安全亦受威脅,此係渠當初赴大陸投資所始料未及的。由於赴大陸投資十年辛苦累積的心血遭強奪鯨吞,所有投注資產損失殆盡,在投訴無門、心灰意冷情況下黯然返台,並希望將其在大陸所遭遇之經驗提供給其他台商參考,以免重蹈覆輒。

耕地取得不易,建地問題重重

彰碁農場主要係以種植甜豆、甜玉米、韭菜花以及西瓜、葡萄等高經濟價值農作物為主,為長期經營之需要,唐先生曾向當地村長洽詢購地事宜,由於當地耕地取得不易,經村長與石碁鎮國土所長遊說建議,決定以“耕地租十年,建地購五十年”方式來解決農場用地問題。由於當時彰基農場係以香港友人歐某公司名義出資與中方合作成立之企業,遂由歐某公司與傍江西村委會簽訂「承包耕地合同」,租用面積約三四六畝,為期十年;嗣後,為興建廠房、辦公室,即以彰碁農場名義向村委會購買其中約一萬八千平方米之土地作為建設用地,由於彰碁農場係中外合作企業,有關購地簽約、付款、繳稅及廠房申請報建等一切相關手續,均由村長一手包辦,一九九二年三月廿日,村長表示已完成所有必要手續並將國土證交給彰碁農場。

詎料,一九九三年間爆發石碁鎮國土所長貪瀆弊案,而彰碁農場所購建地竟也是其貪瀆所染指購地案之一,經過公安、檢察機關一連串之調查,該名所長已遭判刑定讞並於同年伏法槍決。然而,彰基農場所購建地卻因該案牽連,在土地取得過程未按規定辦理,致國土證被通知收回,而該國土所長甚至有偽造公章、搞假用地批文欺瞞上級土地管理部門發證之情事。唐先生認為,彰基農場確實已繳交土地轉讓金、國土使用費等共七十餘萬元,不能因國土所長個人貪污、未按規定上繳,將所收國有土地使用費,用該所行政事業性收費統一收據以「大頭小尾」手法中飽私囊,而損及台商權益,因此到處請願、陳情,最後石碁鎮領導才表示:此案係因鎮政府行政疏失所致,該府定會負起一切必要責任,所繳回之國土證將予以換發新證,然而,時至今日,新國土證依舊沒有著落。

當地民風強悍,滋擾事件不斷

唐先生返台後,拿出當時場部遭村民搗毀、員工遭村民砍殺的照片,心有餘悸地表示,一九九七年間,十幾名傍西村民“依舊”無視農場管理人員勸阻,公然強入田地盜採農作物,而與管理人員發生肢體衝突,後來在村政府保安隊協助下將彼等驅離,不料,保安隊離開十餘分鐘後,被驅離的村民竟集結七、八十名當地村民,手持刀械、棍棒強行闖入場部尋仇,他們不管是非公理事情對錯,只知在地人不容被外省人(因場部所聘大陸員工皆非當地人)“欺侮”,正當情況危急時,幸好保安隊再度趕到,將我們五位台灣人護送到安全地方,然而,事後當我們返回場部,見到的卻是殘破景象和滿地血跡,據目擊員工表示,當時他們有些守在場外,有的翻牆、有的直接撬開大門,滿口粗話,看人就劈、見人就打,連看門的狗和已就寢的員工都不放過,直到遠處傳來公安警笛聲,那群暴民才揚長而去。

更令人詫異的是,在公安強力介入下,村政府僅交出四名所謂帶頭份子,至於其他數十名幫兇,村政府竟推說沒人承認而無法追查;甚至事後村長還語帶威脅地要求彰基農場不要再予追究,並告誡說,與當地村民鬧翻只會對農場後續經營更為不利。在此情況下,唐先生對於日後此類盜匪行徑,只好忍氣吞聲,再也不敢過度干涉。

要求回饋地方,規避青苗補償

建設道路佔用耕地,一般應當依照規定支付因佔用耕作面積所生之地上農作物青苗補償費,然而當地卻非如此。一九九八年間,石碁鎮政府有個架設高壓電塔的工程需使用農場的耕地,因時值地上農作物收成之際,該工程施工依法應當發放青苗補償費,然而,唐先生在與鎮政府領導洽商青苗補助款時,鎮領導卻“適時”提出籌設老人安養基金、學童教育基金及籌建第二中學等計畫,並當場要求彰基農場必須對地方建設有所回饋,在強力勸募下,唐先生除先前青苗補助款全數捐獻外,還需另外捐贈三十萬元。

唐先生感慨地說,此後尚有多項涉及青苗補助費的工程,鎮政府或村政府也都是以類似回饋地方建設名義來規避補償問題。對此情形,彰基農場也只有默默地接受。

地方強收土地,台商遭受驅離

彰基農場無法繼續經營之主要原因在於耕地租約到期。由於當時農場用地問題係以“耕地租十年,建地購五十年”方式來處理,而耕地租約十年期限已至(到期日為二OOO年十二月卅一日),村委會不願續租必須繳回耕地,但村委會不顧彰碁建地使用權尚有四十年之事實,竟要求連同耕地全數返還。唐先生認為,耕地租約到期理應返還,但農場建地土地使用權則尚有四十年,雖然因國土所長貪瀆案導致國土證發生問題,但不能因此抹煞該公司購買土地使用權之事實。村領導卻蠻橫地表示,農場開在傍江西村內,村政府決定了就算,至多返還彰碁當初購買土地使用權所繳金額作為補償。然而,番禺近年來因受經濟蓬勃發展、聯外道路舖設完成及行政中心遷移等各種因素影響,該地段土地價值早已增長十數倍,彰碁豈願接受此不合理的要求。

陳情抗議,村政府全然不予理會,村領導為收回土地另作大型別墅渡假村開發用途,更以威脅語氣表示:「屆時若不肯關場離開,村政府將動用必要之武力強制驅離;對村政府的決定若有意見,大可上法院去告,但你們告了也沒用!」最後,村領導甚至還意有所指地說:「近來治安不好,你們得好好留意自身安全,否則哪天晚上若發生意外而危及人身安全,可就太不值得了!」唐先生遭受政府如此蠻橫的威脅、恐嚇,只好決定訴諸法律,怎料,該公司在未接獲任何通知之情況下,卻已遭工商局以逾期未辦年檢為由,吊銷營業執照,連訴訟主體資格都沒了。為了自身安全,唐先生被迫簽下一紙協議書同意關場,2001年1月31日被強制驅離事後,唐先生依約前往村政府領取另一半補償金,村政府竟推說廠房已遭破壞,不願再支付。

該名台商在大陸所受遭遇頗令人同情,投資近十年,心血卻遭當地政府鯨吞殆盡,其實,就本案來看,當地村委會係與歐某公司簽訂耕地租約,並非與彰碁農場簽訂合同,村委會自不能依該租地合同要求併同收回由彰碁農場報建、使用之廠房。而彰碁農場廠房土地使用權之取得雖因國土所長貪瀆案,在辦證手續上不完備,但此係因石碁鎮有關單位之行政疏失所致,而彰碁農場畢竟已繳交土地轉讓費及國土費,且獲得國土部門批准發證,應可爭取補發新國土證或申請國家賠償。問題是,彰碁農場在營業執照因未辦年檢遭吊銷時已喪失訴訟主體資格,彰碁農場應在收到行政處罰決定書後六十天內即向廣州市工商局申請復議,復議如被駁回,可再循行政訴訟解決,以取回其法人資格,才能進一步確保其投資權益。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