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大陸爛尾樓 台商方前華虧損上億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林朝易 發佈於 廣東省 閱讀 301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人民幣改成浮動匯率後,全球資金蜂擁至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炒樓,殊不知大陸爛尾樓套牢多少台外商。台商方前華在1990年代在廣州中誠廣場買樓置產,豈料遇上這棟中國第一爛尾樓,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還大玩文字遊戲,判他勝訴卻不寫明「執行日期」,拖垮他所有財產,賠掉新台幣億多元資金。

方前華投資的中誠廣場,高達50層樓,雙塔結構、頂樓停機坪,自1992年動工以來,原被視為廣州市「明日之星」,可與中信廣場交互輝映。不過,開發商廣州鵬城公司竟在1997年遇上亞洲金融風暴,公司鉅額虧損,中誠廣場被迫停工,爛尾程度十分驚人,時間之長、牽涉層面之廣,涉及三百多宗債務官司。

如今,廣州天河北路、體育西路交界處的中心商業區,依舊大廈豪宅林立、人車絡繹不絕,但在廣州著名建築中信廣場的正對面,聳立一棟牆體斑駁的巨型中誠廣場,當地媒體稱之為「中國第一爛尾樓」。

更離譜的是,方前華遇上廣州市中院涉嫌違法亂紀,在判決書上不註明「執行日期」,使執行庭根本無法執行債權債務。2002年,方前華受到寫字樓債權拖累,廣東五羊村暉景大廈3套住宅樓,因剩下3年尾款無力付清,遭深圳南洋商銀轉手拍賣,致使他妻離子散,甚至企圖自尋死路。

貿易高手 置產廣州

原在台灣多年從事國際貿易的方前華,擁有流利外語能力,拎著皮箱南來北往,憑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專營中東線國家,將台灣製作成衣銷往沙烏地阿拉伯,還銷售高檔的福特汽車,白手起家幹到經理職務。

直到1983年,方前華與大哥方翔前進香港作為灘頭堡,成立台灣方舟貿易公司,把台灣滌綸絲(成衣原料)、南韓汽車賣到大陸地區。隔年,方氏兩兄弟以投資移民的方式,從香港進軍廣州,在廣州搞了一家南方彩影貿易公司,與大陸南方日報社合資,資本額280萬港幣(折合新台幣約1,000多萬),中方出錢、台方出人力,在中國大陸做內貿生意。

但這家南方彩影貿易公司,因1988年經營不善,加上方氏兩兄弟之間出現齟齬,方前華決定賣掉香港所有資產,將所有心血投注在廣州,希望就近置產安享晚年。「因為前妻本身是廣州人,為了小女兒就讀當地幼兒園,廣州距離台灣比較近,不像上海、北京那麼遠,決定在廣州置產,也打算在廣州安享晚年,」方前華如此說。

投資爛尾樓 廣州中院大玩文字遊戲

方前華把香港增值的錢全數投注在廣州,買了3套五羊村暉景大廈住宅樓、3套中誠廣場寫字樓,寫字樓花掉680多萬港幣。到了1996年的交樓期限,僅剩下外牆裝修的中誠廣場,竟然意外停工,這棟中誠廣場也成為舉國著名的「中國第一爛尾樓」。

為了尋求法律上的保護,方前華找過廣州市公證處取得公證,也獲過廣州市房產局的鑑證。緊接者,方前華向開發商鵬城公司以「違約交樓」為由提出訴訟,在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一審勝訴,開發商需每天賠償總金額的千分之一。但開發商鵬城公司不服,上訴到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方前華二審依然勝訴,開發商被判違約,按合同每天要賠償總金額的萬分之五給方前華。

方前華打一下算盤,以總金額高達680萬港幣計算,開發商每天要賠他3,400元港幣、一個月需賠105,000元港幣,心想付出的投資終於有著落。不料,方前華拿到廣州中院的判決書時,當場傻眼,因為判決書上竟然沒有載名「執行日期」。他一位新加坡朋友買了14套寫字樓,都有寫下「1998年6月30日之前」的執行日期,唯獨方前華的判決書沒有。方前華嚥不下這口氣,找上撰寫判決書的審判長何志剛,但對方避不見面,方前華向樓下門衛百般哀求,終於獲准撥電話給何志剛本人,但何志剛竟回說:「我們寫出的裁判書,不可能再改變!」

由於廣州市天河區法院是執行機關,方前華找上天河區法院院長,院長直截了當地告知他說:「廣州中院根本在玩你,怎麼會判決勝訴了,卻沒有執行日期,根本是大玩文字遊戲」。方前華翻閱大陸相關法令,發現這是廣州中院「行政不作為」。

此後,方前華每天在天河區院、廣州中院兩地跑,但天河區人民法院不可能違逆上級法官判決,久而久之,不敢再接見方前華。不過,方前華不甘心這筆上千萬港幣債權要不回來,辭掉原在上海九華汽車的銷售部經理,全心向更上級的部門申訴爭取權益。

接著又跑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等機關,據方前華轉述,他遇到官方論調都是千篇一律說:「我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基於行政不干預司法,我們約束不了中院」,甚至建議說「你直接去找中院吧!」

銀行買通區級法院 判台商二分利賠償

中誠廣場寫字樓的債權問題尚未解決,廣東五羊村暉景大廈3套住宅樓的波瀾再度興起。2002年,方前華受到寫字樓債權拖累,這3套住宅樓分期付款只付了深圳南洋商業銀行7年房屋貸款後,剩下3年尾款無力付清,約468,000元港幣。

按照大陸房地產相關法規,房屋糾紛應向廣州市中院提出告訴。不過,方前華氣憤地說:「深圳南洋商業銀行私下買通深圳羅湖區法院,我的房子在廣州東山區,竟然在羅湖區法院開庭,最後判我每月需償還二分利,連本帶利要我賠,以地下錢莊方式砍我,把我的3套住宅樓全吃掉了!」

住宅樓尚未拍賣之前,東山區法院還有人想趁機大撈一筆,方前華說:「東山區法院何彤文態度惡劣,還企圖從中獲利,說什麼你的案子特殊,領導已決定不拍賣,讓你準備好錢再說……」這3套住宅樓價值約180萬港幣,就這樣被法院拍賣,拿去抵方前華468,000元港幣的尾款。方前華痛斥:「這根本是違法拍賣,大陸地方保護主義橫行,都是官官相護,」他轉述一位熟悉內情人士的說法,「這些錢都被廣州地方自己人吃掉了。」

方前華找遍了各種管道,包括對台辦、廣東市各級檢察院、紀律檢察委員會、組織部、各級法院全跑遍了。方前華說,「所有單位滿口答應,最後都無疾而終。」意志力驚人的方前華,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蕭揚寫了18封信,也曾向海基會投訴過幾十次,信中控訴大陸司法迫害台商:「在司法迫害期間,讓我飽受大陸司法的黑暗、卑鄙、齷齪、貪污腐敗所帶來的痛苦折磨與傷害。11年的煉獄生活,真讓人觸目驚心!廣州市東山區法院執法犯法者,以『坑、矇、哄、騙』的手段,內外勾結、以權謀私,非法侵佔我台商鉅額財產佔為己有,已到了厚顏無恥的地步。他們將廣州市中院下達的指令文書私自扣押,公然藐視,唯我獨尊,瞄準機會下手,以『軟刀子方式殺人』!」

當被詢問到為何不回到台灣?方前華無奈地說,「我想回台灣工作,但我心有不甘,現在已是行屍走肉,甚至還曾寫過幾封遺書。

10年期間,打了5個官司,花了鉅額訴訟費、律師費,但我現在已心力交瘁,視力也已逐漸退化,一拿起筆就開始發抖,這幾年好像坐監牢,一場未醒的噩夢,只靠未婚妻每月1,000多元打工費,兩人勉強過活。」

「如今,我每天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精神狀態已達到崩潰地步,求求中共官方,不要再折磨我了!檢舉掛號信已有600多封,我的冤案得不到糾正解決。」即使在大陸早已彈盡援絕,方前華還留存最後一絲希望,他說:「我強烈要求上級領導部門貫徹16大精神,平反我的冤案,落實保障台胞最根本的權益!」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