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資產遭侵吞 冤獄平反又如何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朱大洋 發佈於 河北省 閱讀 47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台商林勝俊於1993年前往中國河北考察投資環境,原以為國營企業信用較為可靠,沒想到在中國辛苦奔波了幾年,資產不但被合資的國企侵吞,還因此遭到誣陷,坐了幾年牢獄之災,歷經數年訴訟,河北高院終於還他清白,但中國官方何時歸還林勝俊遭侵奪的資金財產,至今仍無答案。

與國企合資經營豈能高枕無憂

林勝俊談到他前往中國投資的經過說,1993年他到河北的定州市考察,當地的勝利汽車廠找他合作,先向他購買台灣太子廠製造的好馬七四七汽車車殼,但即使車殼已經鑽好組裝的孔,中國因為沒有技術及製具仍無法組裝,勝利廠於是邀他在中國合資設廠。1996年林勝俊和中國雙方決定在石家莊合資設立台裕勝利汽車配件製造有限公司(簡稱台裕公司),依合約由台方負責所有的設備、技術、製具,中國合資方則負責提供廠房、土地、水電,再算出雙方出資的比例。

林勝俊說,當時中國的法律規定,合資企業中資的股份要佔51%以上,但勝利廠礙於資金不夠,只能出到1,500萬美元,於是雙方訂下3,000萬美元的合資合約;但事實上,3,000萬美元的資金根本不夠。1995至1996年,台方陸續賣零件給中國,但中國合資方無錢支付,河北省長於是邀約合資的雙方商談,省長說,省長可以授權的合資企業金額最多是3,000萬美元,超過就要由中央審核,他建議另外再設一家廠,解決台裕資金不足的問題。

台方接受省長提議,由雙方各出資750萬美元,中方負責廠房、土地及大樓,但台方擔心風險過高,要求先將石家莊預備要建廠的土地移轉到合資企業名下。簽下設立新廠的契約後,勝利廠就以新廠為抵押向建設銀行借了1,000萬美元,以及向合作社借500萬美元,但合作社以勝利廠越區借款為由不願貸款,工廠蓋了一半,錢不夠沒辦法繼續興建,林勝俊只好幫勝利廠背書向合作社貸款500萬美元。

資金到位後,本以為建廠問題即可解決,不料直到2000年工廠都還沒蓋好,林勝俊以「我快瘋了」形容當時的心情,不得已只好再找省長、石家莊市長商量解決問題之道。省長說,在邢台市有一家紅星製造廠,可以給台裕,但要林勝俊先把舊有的工人資遣、發放退休金之後,就可以聘用自己要用的人;石家莊市長則說,有家旭日升食品廠要移到石家莊,問林勝俊是否願意以車廠的土地和旭日升合作食品生產。林勝俊在得到台灣資方方面的同意後,於2001年11月從台灣飛抵中國要進行簽約,結果一下飛機就被抓起來,罪名是行賄及虛假出資。

誣指台商犯罪趁機侵吞資產

林勝俊後來才知道被抓被關的箇中原委,他說,中國國務院為改善國營企業體質,頒佈一項規定,針對中國前500大的國企,由政府撥款協助改善體質,勝利廠為了達到前500大的標準,就構思和重慶的長安汽車廠合併,合併才能進入500大,進入前500大才能獲得國務院的補助款。勝利廠、長安廠都隸屬於中央兵器部,遂於1998年底進行合併,而勝利廠是1998年的財務帳作為和長安廠合併的基礎,合併後由國務院成立資產管理公司,但是長安廠看上了車廠在石家莊的那塊土地,但那塊地是屬於合資企業的,並非勝利廠的資產。長安廠既看上合資廠的那塊土地,就先和勝利廠合併,再想辦法要「吃掉」那塊地,於是長安廠就行文給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李嵐清等人,檢舉合資企業台裕行賄、虛假出資等罪名,企圖藉此將合資企業的土地資產充公。

國務院對檢舉函的回覆是「要再查明清楚」,並將此文轉給河北省公安廳,公安廳看到兵器部的文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人再說,林勝俊一下飛機就遭到逮捕、禁見,完全不能見任何人,手上也沒有任何資料為自己辯護。林勝俊就這樣被關了一年才進行審判,2002年8月正式將林勝俊起訴,11月開庭,2003年3月第一次宣判,判刑三年、緩刑三年,那時開始他從監獄裡放出來,但行動仍受到限制,不得離開當地。

林勝俊談到遭指控行賄一事,他說,1994年春節期間,勝利廠的六名人員到香港找他洽談合作事宜,勝利廠的人帶了很多禮物要送給台灣太子廠的主管、老板,其中包括老人蔘、五糧液、茅台、竹葉青等多箱名酒,禮物相當貴重。林勝俊心想,中國人注重禮尚往來,不好平白無故接受他們這麼多貴重的禮物,於是就包給他們一人1,000元美金及1,000元人民幣當作紅包,當時僅是單純的回禮,並沒有什麼特殊目的,更談不上行賄,沒想到在他被起訴時,六人中的其中一人出庭作證有收到他行賄的禮物。

說到虛假出資罪名,林勝俊更是感到不可思議,法庭以他向合作社借貸500萬美元指控他虛假出資,但是這500萬美元是勝利廠借的,他是幫勝利廠背書,錢借來後不在合資企業手中,而是勝利廠自己拿去運用。即使勝利廠還不出來,他必須負連帶責任,但是銀行拍賣他的別墅1,000多萬美元,也足以清償500萬美元的債務,而中國法律對虛假出資的要件規定是必須造成嚴重的後果,他的資產清償借款綽綽有餘,那來的嚴重後果?林勝俊說,法院還以勝利廠涉嫌走私一事,作為他虛假出資的證據,但勝利廠的廠長是中國人,走私也沒向董事會報告,而他只是勝利廠的總經理,說他虛假出資,法院為什麼不起訴勝利廠?

堅持上訴到底終獲無罪判決

他不服判刑三年的判決,於是上訴,高等法院發回更審,也實在因為他根本沒犯罪,2004年法官就向他說:既然你已經關了一年四個月,就判你一年四個月,但他想,他又沒犯罪,於是不服判決,再度上訴。皇天不負苦心人,2005年6月底,法院終於判他無罪,所控的罪名皆不成立,而且判決應給予他冤獄的賠償,但中國冤獄的賠償是以公務員每天的薪資60幾塊人民幣來計算,算一算也才三萬多元人民幣,他要求的是中國官方一個公開的道歉,以及交還被沒收的土地給合資企業。

林勝俊說,被沒收的土地是300畝,這土地應交還給合資企業,而他個人前前後後投入的資金約1,500萬至2,000萬美元,可以說他所有的家當財產都投進去了,現在就等待中國官方一個公正的處理。林勝俊強調,河北勝利廠是國營企業,當初他也是認為「國營」是屬於國家經營,應該信用卓著,不至於胡作非為,加上省市領導的推荐,才和它成立合資企業,但後來勝利廠與長安汽車廠(長安集團)為了配合政策,免除巨額債務,轉由國家資產管理局來承擔並合併,合併時竟將合資企業的資產一起併入,造成嚴重的侵權行為。

長安集團在與勝利廠合併後,進駐定州勝利廠,佔有原勝利廠的廠房、土地、設備、水電汽,以及員工住宅樓等附屬設施並開工生產,不費吹灰之力,不花分文錢財,但還不滿足,又將勝利客車廠更名為長安勝利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簡稱長勝公司),來承擔原勝利廠的債務。長勝公司並請求國務院准許政策性破產,進而逃避一切債務和法律責任,大搞金蟬脫殼計,使債權人包括台商所投入合資企業的資產,一夕間化為烏有,台商到處陳情,投訴無門,要求向原核准合資企業設立的機關請求清算,也因勝利廠已無資產,而莫可奈何。

司法還他清白尚盼追回應有權益

林勝俊感嘆的說,中國中國不斷強調保障台商權益,但是當台商遭遇這種不白冤屈,資產又被強取奪,不禁要問:中國政府到底能給我什麼幫助?他在中國獨自面對官司,從有罪到最終獲判無罪,還他清白,證明中國的法院法官還是有公平正義,但中國政府是否應落實對台商的保障,將他的資產還給他。

林勝俊的太太談到先生被捕的那段時間仍是心有餘悸,她說,先生突然被抓時,可說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那時她可說打盡所有能打的電話,先生在中國的朋友、生意夥伴,甚至接觸過的官員,可是大家都愛莫能助,也很擔心受到牽連。就在無計可施的時候,很多人包括律師都先後找上門來,有說能提供法律協助的,有說有門路可以鑽刺打探的,有說可以在中國打通關節將林勝俊無罪釋放的,每個上門的要價都沒低於15萬元,而她當時也沒工作,可說散盡家財,只為救回丈夫,但後來證明林太太是被這些人訛詐,一點用也沒有。

望著林勝俊腳步蹣跚、身體大不如前的身影,林太太認為人能平安回來是最好,至於先生是否能拿回在中國的資產,其他的她不敢多想,但看著先生四處陳情,爭取公道,她也只能默默支持,期盼中國政府能多加照顧台商的權益。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