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肖官員如何坑騙台商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河北省 閱讀 19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隨著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推展,台商在中國投資的腳步亦逐年加快,在我政府「戒急用忍」的政策下,還是有許多台灣中小企業默默扛著錢,如螞蟻雄兵般的搶進中國這塊誘人的投資熱土。正當「哥哥大膽地往前走」時,卻也出現了許多台商被中國人「坑、拐、矇、騙」情事。對其他外商來說,被坑了,找使館來施壓,或許問題就可以解決,但台商呢?如果痛苦也是一種快樂,那台商在投訴無門之後,恐怕也只有獨自默默享受痛苦的快感了。

赴中國投資,夢魘的開始

高為邦先生是一位學有專精的化工博士,在台經營FRP行業有20多年,1997年底,於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開發區成立了外商獨資企業「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生產各種高強度耐酸鹼FRP格柵板、藝術花盆等,產品全數外銷美國。高先生回憶當時前往中國投資的情景說道,某次向美商訂購一批委由中國河北石家庄中意公司生產之交易中,認識一個外表溫文儒雅、態度謙和的中國青年曾念慶,在多次接觸後,曾某常對高先生訴說其有志難伸,如有機會願效犬馬之勞,並勸進高先生到中國投資。高先生見其頗知上進,而且FRP行業在台灣工人難覓,經營不易,若將機器設備移轉中國,傳授曾某技術並訓練其經營管理能力,一方面可提高產品競爭力,一方面又可提攜後進,應該很理想。

公司成立後,曾某表示看好公司前景,請求高先生允許他能私下分期投入公司一些資金,高先生為鼓勵曾念慶,並激發其向心力,便答應要求,還以人民幣7,500高薪聘他做公司副總經理,由於曾某當時也真的表現良好,因此,公司覓地、整修舊廠房等大部分庶務均交由他來管理。然而,沒過多久,高先生卻發現曾某經常浮報、虛報開銷,費用經常是正常的數倍;僅整修舊廠房屋頂,價錢竟比別人蓋一間RC新廠還貴。亂報費用,只是他的一個小小的毛病而已,高先生語重心長地說:「沒想到,這才只是夢魘的開始!」

技術不是問題,問題都出在人身上台商到中國投資總認為,在相同語言、文字的投資環境下,相較於其他外商,佔有最大優勢,而且絕不會被騙。殊不知,兩岸五十年來的隔閡,造成人文、社會背景、法令乃至價值觀皆不同,思考模式迴異。因此,中國市場對台商來說,其實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國政府官員、合作夥伴以及幹部、員工的腦袋瓜裡在想什麼,沒有一段長時間的深入觀察與實際接觸是摸不透的。台商赴中國投資,技術層次通常容易掌握,問題都出在「人」的身上。

高先生接著說,當發現曾某操守有問題時,立刻禁止他進一步發包新廠房的營建工程,並規定未經高先生同意,不得簽署任何文件;另一方面也控制資金的匯入,以防弊端。但是後來發現,這些預防措施根本沒用!因為不久後,他便暗地將工廠新建工程發包給修建舊廠房的同一建商,蓋廠速度也快的驚人;同時,他又勾結公司的法律顧問,私下將銀行帳戶負責人的印鑑偷換成自己的印鑑,然後任意提領公司資金;廠房即將完工時,他又以偽造的董事會紀錄及授權書,向銀行申請廠房抵押貸款,而銀行竟可以在沒有土地使用權證的情況下,大幅做高廠房價值,並以兩星期不到的高效率,完成了申請與撥款。高先生感嘆地說:「事後回想才知,曾某那麼不聽指揮,積極地蓋廠房,原來就是為了獲取貸款。」

曾某取得冒貸資金後,立即另設工廠,生產與為邦公司相同的產品,然後再利用公司資金,假藉購買原料為名,將他做的產品全部買回,並指使倉管、會計部門經理做假報表,以掩飾其掏空公司資金的行為。

假藉財產保全名義,強行搬空全部資產當高先生發現曾某這些不法行徑時,農曆春節已近,工廠將要停工放年假了,高先生便想趁此年假期間,好好清理帳目並更換管理人員,過完年後再重新出發。為維護公司財物及廠區安全,高先生返台前還依開發區管委會建議,通告全體員工:本公司1999年2月8日至3月1日年假期間,由警衛及二名留守人員負責安全,工廠貨物及人員不得出入。誰知曾某一不做二不休,2月21日(年初六),竟夥同石家庄中意公司總經理岳紅軍,以曾某個人積欠中意公司債務為由,帶領著冀州法院法官、書記(事後冀州法院予以否認)及中意公司四十餘名員工,在無任何執法文件下,強行進入該公司廠區,切斷電話線,然後動用10輛大卡車、6輛小卡車,將該公司待出口四個貨櫃成品、廠房裡所有能搬的生產設備與辦公室電腦、會計帳冊等財物搬運一空。次日,再由冀州法院作出財產保全之裁定,將強行搬走的財物給「查封」在中意公司地下停車場內!

法院明白,查封不相關之第三人財產是不合法的,經高先生強烈抗議、多方施壓,四個月後,法院才撤銷了保全裁定。然而,被「查封」的產品,竟全被調包外銷出口,留在原處的,都變成了中意公司的報廢品。

投訴無果反遭逼債,公司被迫全面停工

工廠被人強行搬空,高先生向當地公安報案,但公安部門卻不依法偵辦。高先生進一步表示:據了解,因有「全國人大」某位人士極力關說,有關單位就以各種理由敷衍了事,無論我提出多少證據,整個河北省好像上上下下都達成了某種默契,認定只是經濟糾紛,始終壓著刑案不辦。後來,透過友人相助,前中共中央台辦主任楊斯德率領國台辦局、處長等,前往三河市了解案情,三河市長遂於9月21日會議中要求公安局一週內將岳某、曾某拘捕到案。然而,一個月後,公安非但沒抓到人,甚至還說:「中意公司員工數百人,我們刑警頂多四個,如果冒然進廠抓人,萬一失蹤或被殺害,要我們如何向他們的家人交代?」。

「不抓曾念慶、岳紅軍二人,案子結不了,可是偏偏這兩人有強硬後台撐著。」高先生無奈地說道:「唯一辦法就是把我這個台商逼走,只要我不追究,他們就沒事了。怎麼逼呢?其實很簡單,就是反告我欠他錢…再讓銀行逼我承認抵押貸款。」高先生四處投訴未果,反遭對方逼債,銀行並要求高先生承認曾某偽造文書、冒名貸款,不承認就查封廠房和機器設備,甚至,更進一步凍結公司帳戶,而當地政府更不准公司在其他銀行開戶,導致公司資金無法匯。2000年1月20日,高先生的公司終究因無法維持營運而被迫全面停工。

台商被坑有何保障?

高先生被坑後,曾透過立法院馮定國、馮滬祥委員及海基會協調中國國台辦、海協會等單位協助處理,在多方關切下,河北省政法委批示儘速查辦。然而,數月過後,仍無結果。甚至傳出,河北省台辦自該省政法委處得知調查結果與高先生所指控的內容有出入,但據了解,調查單位卻始終未提出書面報告予以明確說明。

一連串荒謬的遭遇,讓高先生對中國投資環境有了深刻的體認:台商只是肉靶子,中國那邊要你灑鈔票投資時,無不爭相示好,一旦發生問題或糾紛時,砲口便一致對台。即使沒發生問題,也可能設下圈套讓你奉送全部資產後不敢再進中國,更別說討回公道了!到此,高先生不禁要問:台商的合法權益到底在哪裡?保障在哪裡?「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及其實施細則雖然已經發布施行,若不徹底執行,全都形同具文!更令高先生為之氣結的是,該公司法律顧問張夢祥律師,竟在他被坑後,還利用他的名義在當地報紙發表讚揚燕郊開發區投資環境良好,僅一年時間便賺回全部投資的文章,以騙取其他不知情的台商。過去有台商曾說:「如果你想害一個人,就叫他去中國投資!」高先生嘆了一口氣說:「我本當此話是戲言,現在想來,還真是個肺腑之言。」有多少台商為了商機赴中國投資,然而,彼岸對台商類似的坑害技倆層出不窮,我們還能不警惕嗎?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