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破產拍賣嚴重侵害台商權益

週五, 23 九月 2011 00: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內蒙古 閱讀 335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民國76-79年間國內掀起一陣簽賭大家樂、六合彩的歪風,許多民眾無心工作,經常翹班下注,「摃龜」後更無心上工,一心只想翻回老本而越陷越深。在內蒙古包頭從事傢俱業的黃姓女台商表示,當時她的工廠就是因為工人瘋狂簽賭大家樂、六合彩無法正常出貨而導致訂單大量流失,甚至違約賠錢,在不得已情況下,只好結束國內工廠營業轉往勞力密集的中國投資。但沒想到,傾其全部家業轉赴中國投資,到頭來卻因合資中方破產,霸道地將渠所投資的中外合資企業納入破產清算範圍,予以變現歸公,致其血本無歸,甚至當地住所內之私人財物亦遭洗劫、搬空,黃女士四處陳情均無結果,悔不當初。

合資企業解散清算應經董事會一致通過

黃姓女台商原本在桃園從事傢俱業,1992年間與包頭某集團公司共同投資設立中外合資企業,投資總額人民幣2340萬元,註冊資本1815萬元,中方佔有75﹪股權,渠佔25﹪股權,投注資金雖然不高,卻係包頭首家中外合資企業,中方法人代表因此還獲得「全國」勞動楷模、五一勞動獎章、市政協委員等殊榮,包括台商在內,一時之間成了當地的新聞人物,該合資企業也成為上級領導和內外貴賓前往包頭參觀、考察必到之樣板企業,也是包頭市出口創匯的企業大戶。這樣的企業最後卻遭破產宣告,想必是黃女士所始料未及的。

然而,合資企業破產與合資中方破產其破產主體大不相同,中國試行的破產法也僅適用於全民所有制的企業,合資企業破產係依民事訴訟法規定由債權人或債務人向法院申請並經法院依法裁定宣告。至於,合資企業解散、清算,則須經合資雙方組成的董事會一致通過並報原審批機關批准,方能進行。黃姓女台商強調,該合資企業具有先進之設備和相關配套,負債不到10﹪,無理由提前終止經營;銀行給予合資中方的股本貸款不屬於合資企業債務,合資中方破產,中方亦無權將合資企業納入破產財產。

中方企圖甩掉股本貸款竟將合資廠拍賣

據黃女士了解,合資中方原本係一個僅有幾十名職工的小廠,在陸續兼併了三個大廠後,於1990年成立直屬包頭市經委的大型「國營企業」,當時職工達1300名,資產超過億元。後來由於該行業不景氣,內部經營管理不善,長期巨額虧損,迄1998年底合資中方帳面資產總額僅剩5000餘萬元,積欠銀行貸款本息則高達8500萬元,每年應付利息上千萬,累計欠息達三千萬,而陷入無力償還到期債務之困境。

由於合資中方積欠銀行貸款本息中,股本貸款佔有相當之比例,如果合資公司無法轉換為內資獨資企業(國有企業)並納入破產重整範圍,合資中方所顧慮充做股本的銀行貸款本息就無法解決,進而可能影響到整個破產計劃。黃女士表示,合資中方每年所分得之紅利其實應足以償還股本貸款,但卻千方百計地想把合資企業併入破產,根本就是企圖藉由破產手段甩掉銀行股本貸款。

偽造撤資文件將合資企業納入破產變現

「國有企業」如何實施破產,破產清算範圍能否將其部分出資設立的中外合資企業納入?相信當地政府官員十分清楚。黃女士推測,台方委派之總經理為因應市場競爭返台研發新產品,未實際參與經營,正好給了合資中方可趁之機,直到2000年3月,該名總經理返回包頭始知合資企業已經不復存在,遭中方破產拍賣變現歸公並重組為另一內資企業。

根據黃女士所提供之相關文件可以看出,當地官方的說法是,該中外合資企業由於連年虧損,且實際上已經停產,公司內部曾召開董事會討論處置方案,台方代表黃某在「依法清算」、「外商有條件撤股」和「重新驗資各自承擔有限責任」這幾項討論方案中表示,同意在獲得一定補償後放棄股權。在此之前,黃姓女台商已經將股權轉讓予該公司台籍幹部黃某。

對此說法,黃姓女台商無法茍同並認為,合資中方提不出所謂的台方內部「股權轉讓協議」,或合法授權證明,合資公司董事會台籍幹部黃某無權允諾撤資案。合資中方以利誘方式收買常駐包頭之台籍幹部黃某,涉嫌偽造了台商同意撤資之文件,將該合資企業偽裝為中方全資企業,以致法院將合資公司裁定破產變現人民幣500萬元,資金收歸市府財政。對於合資中方破產竟嚴重侵害台商權益之情況,黃女士深表不滿。

私人財物亦遭洗劫搬空人身財產無保障

黃姓女台商因相信中共切實保護台商投資權益之承諾,傾其全部產業遠赴內蒙包頭市投資辦廠,但卻發生當地政府將合資企業產權收歸「國有」之侵權事件,令她感到無比絕望。甚至,該總經理起居室內屬於個人財物之傢俱、通訊、家電器具、工藝品及各類資料等,竟也遭洗劫、搬空,可謂人身財產安全毫無保障。

黃女士說,在包頭市投資的台商很少,除他們外大概只有四家,勢單力薄,其中有兩家經營農場生意,一家做防盜器,另一家從事餐飲業,整個內蒙古的台商,她估計大概也不超過十家。包頭市政府當年引資時的熱情與態度,在事情發生後全都變了,陳情單位互踢皮球,投訴三年毫無結果,想想自己將台灣的事業結束,全部資金投入中國,卻淪落到血本無歸的下場,直感嘆不值得,悔恨當初沒有根留台灣。她提醒台灣廠商要認清中國市場的險惡,不要盲目地加碼投資,在毫無法律保障的經濟環境下生存,何時遭逢變故不得而知,最好在有相當利潤時,便將資金匯回台灣或返台投資,才是企業長久生存之道。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