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台商揭露中國司法黑幕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林朝易 發佈於 江蘇省 閱讀 167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整個三月,適逢中共召開人大、政協兩會,會場外瀰漫著一股焦躁氣氛。當會議中場休息時刻,委員們魚貫步出人民大會堂,各國媒體記者蜂擁而上,爭相把麥克風推向發言人面前,鎂光燈閃個不停。唯獨上訪申冤的台商王景宜,與當地農民、工人的舉牌畫面,偏偏被遺漏在鏡頭之外。

為了爭取國際媒體的鏡頭,留著大鬍子的王景宜,一度打算一手拿著五星旗、一手拿著中華民國國旗,只要在天安門前裸奔3分鐘,喀口察聲四起後,再著裝提出控訴,必然可達到目的。不過,媒體友人從旁力勸,顧及人身安全下,讓他打消這個念頭。

曾經當過記者、國會助理,擁有法國第四大學人類學博士學位的王景宜,因為崇尚自然喜歡留著大鬍子,思考深邃、見解獨特,迥異於一般逐利而居的台商。自從捲入司法訴訟之後,他隨身攜帶厚厚一本中共六法全書,裡頭劃滿重點,法條倒背如流,卻也陷入司法流沙。

台商王景宜在五年前因商業糾紛告上蘇州洛凱公司,這一樁簡單不過的合同詐騙案,不但啟動中國最高審監程序,也揭開一連串中國司法黑幕,擊碎他心目中對中國未來的美好憧憬。

在2000年3月的一場香港大型皮革展,王景宜認識一位黎巴嫩裔美籍商人雷明(Rami Karim),名片寫著蘇州洛凱服飾公司副董事長,雙方談妥一筆新台幣逾1,000萬元的皮革物料生意。不料,雷明取貨後卻遲不付款,當王景宜電訪催收時,竟回說:「我不欠你一分錢!」

王景宜心裡頭納悶,從上海外高橋保稅區出貨,都有備案登記,對方怎會這麼大膽。他掌握充份證據後,準備以「合同詐騙案」狀告蘇州洛凱公司。這一告才讓他真正見識中國中國貪贓枉法的黑暗面。

律師當白手套,以「訴訟保全」洗錢

首先,在人生地不熟的蘇州,王景宜碰上聘僱律師的問題。透過台辦引介,他聘僱當地吳姓律師幫忙打官司。台辦主任也拍胸保證,「你的案子初步評估,百分之百可以贏。」

不過,經過幾次互動,王景宜發現他是位兼具公安身分的「帶槍律師」。王景宜說,吳律師在「國安局」擔任教職,有次還穿起公安制服,手上秀出各分局長的名單,暗示在司法界「桃李滿天下」。禮貌應對之餘,王景宜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依照中國法律,律師必須專業且不能兼職。

吳律師有次來電轉達蘇州中院副院長兼執行庭長需要「前金後謝」的意思。言下之意,是王景宜需以「訴訟保全」(類似台灣的擔保金)的名義,先給標的金額人民幣(以下同)241萬元人民幣的5%(約12.5萬元)作為酬傭,事成再給另一筆錢。

自此,王景宜驚覺,律師是原告被告與法官之間的白手套,法官不會親自露面,但會找律師傳達「旨意」。

不肯「先輸後贏」,台商吃敗訴

開庭前,吳律師又找上王景宜,商量能不能「先輸後贏」;也就是說,第一審敗訴先放水,第二審再把錢拿回來。王景宜頓時愣住,推測法官從被告拿了不少錢,為了給對方一個交代,需先打聲招呼。「先輸後贏」談了好幾天,律師不死心。王景宜認為訴訟將遙遙無期,和律師大吵一架。詎料,吳律師放話說:「不管你同不同意,你都會先輸!」

王景宜偏不信邪,認為已掌握海關證據,就看判決書的白紙黑字怎麼判。法院判決書不久出爐,原告王景宜敗訴,理由是他無法證明出貨給蘇州洛凱服飾,並把資產判給一家不存在的公司。

「他們真得很大膽!要拿錢可以跟我簽合同,要先輸後贏可以亂判,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根本是個世界級大笑話,」王景宜瞪大眼睛說。

省高院重審勝訴,中院堅不執行

王景宜不服,再向更高一級的江蘇省高級法院提出上訴,這次他不再聘請律師,一人包辦所有訴狀。2003年5月,江蘇省高院經過漫長審理後,撤銷蘇州中院一審判決,改判王景宜勝訴,蘇州洛凱要賠償241萬元。不過,事件並沒就此打住,因為蘇州中院堅不執行,波瀾再起。

依照中國訴訟程序,蘇州中院執行庭如果發現不能執行,需找出省高院判決錯誤證據,寫報告經中院院長同意以後,再呈給省高院,經過再審程序,才能中止執行。

不過,蘇州中院執行庭逕自裁定中止執行,罔顧江蘇省高院的判決,也不理會王景宜的權利。王景宜氣憤地說,「司法倫理根本沒了,蘇州中院將省高院的裁判中止,這不是第二個世界級大笑話嗎?」

農行協助脫產,查封存款不翼而飛

更離譜的事件再度發生,省高院查封被告的帳戶存款不翼而飛。由於省高院判決王景宜勝訴,在法官陪同下到蘇州市農業銀行查封雷明的帳戶存款,國稅局也告知將有160萬元退稅金匯入。隔沒幾天,省高院法官來電給王景宜焦急地說,「有一筆64萬元匯入,但被農業銀行領走了!」

王景宜聞訊後錯愕不已,查明發現,農業銀行居然以蘇州洛凱的名義取走。農行主管還拿出一份借款合同,證明農行事先借了118萬元給蘇州洛凱,自認有權取款。但王景宜拿起仔細一瞧,發現借款合同根本是偽造串證用的,推測農行協助蘇州洛凱脫產。

牽扯進司法黑幕的單位愈來愈多,王景宜說,應該還錢的蘇州洛凱公司不還錢,在被省高院查封財產的情況下,蘇州農行竟然私自解凍,取走查封款項,蘇州中院執行庭卻視若無睹。

舉報法官貪瀆,公檢法不理

此時,被告的蘇州洛凱展開反擊,向省高院提出不服裁決的覆議,要求省高院啟動審判監督程序。這個案子從省高院民三庭移到審監庭,雙方當庭針鋒相對,王景宜提出可推翻裁決的證據多屬偽造,但蘇州省高院仍決定受理重審。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蕭揚非常重視司法改革,要求辦案應符合『精、簡、監』才經得起歷史考驗。王景宜說:「我這個案子經得起檢驗嗎?法官知法犯法,還沒放到陽光下都已經爛了。」

被司法制度惹毛的王景宜,決定把所有承辦此案的法官全數告上。從去年初開始,王景宜向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人民代表大會、最高人民檢察院等不斷陳情。更向中國律師協會、省律師協會、司法部門舉報當地法官和律師貪污瀆職,但公檢法都不立案,司法路愈走愈崎嶇。

台商上訪,告上涉案法官

2004年7月,王景宜就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訪,他手上那一大疊文件讓信訪局官員不得不抬起頭多瞧他兩眼。王景宜轉述官員的話說:「你知不知道,你可是第一個把各級法官都給告上的台灣人。」

「我在台灣至少還算是千萬富翁,到中國投資遇上地方司法惡霸,反而變成了真正的『無產階級』。根據中共憲法說無產階級專政,我應到是到那邊專政才對的,怎會是上訪申冤。」王景宜這麼說。

王景宜的大動作,驚動中國媒體中央電視台、江南時報的興趣,但司法單位依舊無動於衷。

自稱大中國主義者的王景宜,如今隨身揹著重達數公斤的滿袋資料,走遍兩岸三地,仍不放棄一絲東山再起的希望。不過,他難掩氣憤情緒地說:「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說過,要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可是地方政府不但不幫助我,還欺負我,到底是寄希望於哪一種台灣人民?只寄希望於王永慶這類企業主,而不照顧台灣的小台商、小工人。像我這種大中國主義者,都這樣對待我,那還談什麼台商權益保障?」

返台後的王景宜,籌劃召開一個公開的審判庭,把所有證據拿出來,讓台灣老百姓當個大陪審團,他說:「我要一個案一個案地來審判中國中國腐敗份子,揭露中國司法黑幕,我這個小台商要來公審大共匪(把我的資產強取豪奪)、大漢奸(把我的貨判給美國一家不存在的公司)。」

中國經濟倫理的觀念劣變

針對台商王景宜投訴的合同詐騙案,引爆一連串中國司法貪瀆黑幕,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分析,因為中國中國自從改革開放後,缺乏相應的法律制度來規範人們的逐利行為,導致當前混亂脫序的狀態出現,因此,在中國缺乏法治與誠信的環境裡,台商在中國經商其實很辛苦,總合成本不必然低於台灣。

張清溪引述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中國的陷阱》書中指出,中國近20年來出現嚴重信用失常的現象,一是經濟合同詐騙行為多,合同履約率低;二是偽劣商品與各種假貨充斥市場;三是企業財務報表嚴重弄虛作假。這些表面現象的深層根源,就是中國經濟倫理的觀念劣變。

中國當局在經濟改革開放的同時,張清溪說,中國民眾誤以為「市場經濟」=「騙子經濟」=「偽造仿冒」,結果導致社會嚴重混亂脫序的局面,社會成員失去了理想,極端自私的利己主義,以鄰為壑的地方主義、化公為私的腐敗行為。

張清溪舉王景宜遇到的「先輸後贏」為例,這就是中國法官常用的兩頭吃手法,中國有句順口溜相當傳神:「大盤帽、兩頭翹,吃完被告吃原告」。同樣表現出沒有法治、缺乏經濟倫理的精神。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