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誤入併購陷阱公司瀕臨倒閉危機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江蘇省 閱讀 7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從事機器設備進出口貿易的賴姓台商,一心為了保住原先銷售給江蘇無錫A染織有限公司之機器設備款項,一時不察,反而遭人設計、誘騙併購了幾乎已成空殼之A公司,並將其更名為無錫B實業有限公司;孰料,A公司先前因官商勾結所得之違法巨額貸款,共約人民幣(以下同)1,100萬元,竟然也要B公司承擔,對方並要脅B公司另行貸款償還,以掩飾彼等巨額金融詐騙之事實,導致B公司訴訟連連,瀕臨倒閉危機。

 併購企業僅更名將承受原債權債務

 2000年間,A公司由當地某鎮政府企業擔保,先後向銀行貸款計1,100萬元,在短短兩個月內,公司法人代表即串通銀行人員大量提取現金,或是匯往A公司之關聯企業,所貸款項絕大多數均被套騙、瓜分殆盡(計約825萬元),其後雖然有部分涉案人被捕,然該公司法人代表卻逃匿無蹤,致使該筆鉅款不知去向。 

部分涉案人被捕後,A公司負責人與當地鎮委書記、律師便連夜開會,並要求賴姓台商接下A公司的爛攤子,彼等語帶威脅地表示,倘若不肯接下A公司,當地公安機關可能會查封工廠,屆時賴某銷售予A公司的機器設備款項將無法取回。鎮委書記則表,A公司財務已進行審計,審計前由A公司負責,審計後之經營才由賴姓台商負責,在不得已情況下,賴姓台商只好同意併購A公司。然而,對方接著以辦理公司更名手續較為簡便,若另立公司非短期內可以完成,進口報關中之機器設備可能不保等理由,誘騙賴姓台商將A公司更名為B公司,由於賴某不懂中國法律,當時也不知道接手公司僅辦理更名手續,原有公司仍然存在,更名後之公司仍要承擔先前之公司債務,以致後來B公司被迫貸新償舊,一再淪為對方之橡皮圖章,充當對方掩蓋金融詐騙之犯罪工具,這也使得B公司債台高築,官司不斷。

 賴先生接下A公司經營權後,也才發現公司資產嚴重縮水,原有200台噴水織機,其中100台日產噴水織機雖然已經抵押給銀行,卻仍被轉賣他人,所得540萬元已被取走390萬元,剩下150萬元根本不夠償還銀行貸款,另100台老舊的噴水織機,可正常運轉的不到60﹪;此外,公司廠房均無房產證,所有廠房產權均為A公司關聯企業擁有,除早已抵押給銀行外,甚至還有欠稅達34萬元的,該公司簡直已經成為一個空殼公司。賴先生接手時,公司成品均被賣光,不時還有債權人登門討債,根本無法繼續經營。

在原廠區另設企業仍難以正常運作,其後,賴姓台商找來A公司原負責人等,在當地鎮委書記辦公室協商,賴姓台商要求公司原負責人收回公司經營權,但遭拒絕,鎮委書記也表示生米已成熟飯,無法改變,賴姓台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苦撐,直到一年半後B公司無力繼續經營才停產。 

由於B公司負債累累,賴姓台商在公司無法正常運作下,便在原廠址內另設C公司,但B公司債權人仍強行霸佔公司門口警衛室,並限制同廠區C公司之貨車進出,甚至還找來40多人破壞公司大門,強行入內,於同廠區C公司之生產車間內傾倒大量磚塊與砂石,並堵住出入口,該公司人員據理力爭,卻慘遭無情地毆打,報請當地公安機關處理,卻未獲回應,多方申訴,相關單位亦置之不理。

 不僅如此,該鎮委書記還利用賴某在不得已情況下簽具積欠鎮政府185萬元之欠條,以主動降低訴訟標的價額為150萬元之方式,向當地人民法院起訴控告B公司,同時查封B公司代為進口但實際上已轉給C公司之一批海關監管的免稅進口機器設備,雖然法院在判決B公司敗訴後,認定該機器設備屬於C公司所有,裁定予以解封;但在法院執行回轉之際,該鎮委書記又另行起訴一樁與B公司有關之糾紛案件,在法院裁定解封C公司所屬機器設備時,再度查封該批機器設備,迫使C公司無法營運。甚至,在B公司敗訴後,該鎮委書記又將C公司出資建造之廠房,以執行B公司150萬元債務為由,予以查封拍賣;賴姓台商不服,事後問了律師,方知該廠房興建時,係以B公司名義申請立項興建的,實際上雖由C公司出資,但起造名義人仍為B公司,在產權未辦理變更登記前,就法律上而言,對方仍可因執行B公司債務,就該廠房予以拍賣,此令賴姓台商徒呼無奈。 

官商勾結套騙銀貸台商反成替罪羊

賴姓台商表示,向銀行申貸的資金,他分文未取,卻要被充做替罪羔羊,而套騙銀行巨額資金,並從中撈取利益者,卻依然逍遙法外,尤其讓他感到憤憤不平。他說,當地政府非但不協助台商、依法保障台商應有投資權益,反而讓該鎮委書記為所欲為,利用台商不諳中國法律的弱點,緊緊掐住台商,作為其逃避法律責任的墊腳石,當風聲過後,為避免將來再度東窗事發,甚至還過河拆橋、落井下石,意圖將B公司以及C公司置於萬劫不復之地,始肯罷休;面對這樣的投資環境,這類的地方官員,他除了透過管道向中共當局反映,寄望於極其渺茫的肅貪懲惡外,似乎已無法挽回頹勢。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