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掠奪台商資產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江蘇省 閱讀 282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台商在蘇州吳縣東橋鎮和山東乳山縣投資的慘痛經驗

台商吳中立先生(為顧及當事人隱私,特以化名方式處理)所負責經營之香港鴻運集團有限公司(化名)於1986年間與蘇州吳縣錦滌綸長絲廠等數家企業合資成立蘇州華泰有限公司,1993年該長絲廠與鴻運集團又合資成立蘇州佳運化纖有限公司,第二個合資案由於合資中方遲未出資,在無法完成驗資情況下,蘇州佳運公司於2000年被吊銷營業執照,然合資中方刻意隱瞞,並將蘇州佳運公司相關資產轉入蘇州華泰公司。吳姓台商事後輾轉得知此事,曾向合資中方要求收回蘇州佳運公司投資款,對方竟表示:目前蘇州華泰公司已經資不抵債,長絲廠本身亦無資金償還,幾經協調,仍無結果;由於蘇州華泰公司與佳運公司董事長均由當地歷屆鎮黨委書記擔任,吳姓台商懷疑係遭當地政府官員惡意欺騙,掠奪台商資產。

投資絲綢之鄉 熟料誤入賊網

1985年,為發展化纖事業,吳先生選定素有「絲綢之鄉」美譽的蘇州,打算在當地投資設廠。當時吳縣錦滌綸長絲廠急需資金投入與技術改造,使企業具有現代化的技術水準和科學化的經營管理,讓產品在質量、價格方面具有國際市場的競爭力,經人介紹,促成雙方合資的意向;此外,經接洽又找了某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和某國際技術貿易公司加入合資,1986年合資四方在蘇州吳縣東橋鎮共同設立蘇州華泰有限公司,投資總額498萬美元,註冊資本300萬美元;其中吳縣錦滌綸長絲廠投入150萬美元(占50﹪),鴻運集團投入75萬美元(25﹪),另外兩方投資人則分別投入45萬美元、30萬美元。

合資公司成立後,直接向吳縣錦滌綸長絲廠租用現有廠房,生產規模預估年產量可達2000噸滌綸長絲和低彈絲。合資公司董事長中方推派曾擔任過鎮黨委書記的領導出任,吳先生當時覺得,有這麼一位政商關係良好的人坐鎮指揮,合資前景可說是一片大好。後來,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和國際技術貿易公司將出資額轉讓給長絲廠,使得長絲廠占有75﹪股權,吳姓台商仍維持25﹪股權。

台商不斷投入資金中方用來壯大自己,1993年吳縣錦滌綸長絲廠又邀吳姓台商合資在蘇州另外成立佳運化纖有限公司,投資總額人民幣6800萬元,註冊資本人民幣2700萬吳姓台商之鴻運集團25﹪。原以為這兩項合資事業將來大有可為,沒想2000年時,卻傳出蘇州佳運化纖有限公司已被吊銷營業執照,吳姓台商震驚之餘,連忙向長絲廠求證,起先長絲廠還一直刻意隱瞞,在不斷逼問下才證實此事。後來吳先生花了一番心力調查,方瞭解到事件發生的緣由,原來,長絲廠用蘇州華泰有限公司之資金購買機器設備,卻對吳姓台商謊稱設備是長絲廠貸款買的,然後要吳姓台商參與合資。然而,長絲廠始終無法提出設備屬於中方的證明,幾年下來,也一直驗不了資,最終蘇州佳運化纖有限公司難逃吊銷營業執照的厄運。不僅如此,在先前的蘇州華泰有限公司合資案,中方詐騙的手法當然也是如出一轍。長絲廠用蘇州華泰有限公司的資金歸還長絲廠在該合資案的出資時的銀行貸款,更用合資公司本身的資金收購其他合資方的股權,在沒有任何實際出資情況下,長絲廠竟然可以占有合資公司75﹪股權。

政商人脈猶如一刀兩刃

吳姓台商感嘆地說:都是因為太相信當地「領導」而疏於注意未親身經營。他說:長絲廠與東橋鎮歷屆領導設計了一連串的騙局,自己本身不出資卻可以占有75﹪股權,甚至還想要五鬼搬運地掏空合資公司資產。吳先生進一步指出:歷屆東橋鎮領導和中方經營者利用其把持的權利,偽造董事會決議,騙取銀行大量貸款,並將貸款投入鎮上其他企業,其中數額比較大的,例如華泰賓館1400萬元,華泰滌綸廠5200萬元,這些企業係以蘇州華泰有限公司名義貸款取得資金投入的,應該是屬於華泰公司轉投資的企業,卻硬是被搞成長絲廠自己投資的或是變成鎮辦的集體企業,營收、利潤全歸中方,風險虧損、貸款利息則留給合資公司。短短二、三年內,鎮領導與長絲廠就已經將蘇州華泰有限公司搞得資不抵債,而華泰滌綸廠卻已經成為擁有5200萬元設備的鎮辦企業。

面對自己投資的權益被侵吞殆盡,吳姓台商當然心有未甘,多次找上東橋鎮現任的鎮黨委書記和鎮政府領導協商,他們的態度竟然是兩手一攤地說道:企業行為與鎮政府無關!況且,前幾任領導幹的事,他們也不清楚。長絲廠則表示,蘇州佳運化纖有限公司被吊銷後,資產已轉入蘇州華泰有限公司,吳姓台商出資的680萬元是應該還,但現在華泰公司已是資不抵債,沒錢還,長絲廠也無力償還。經過多次協商、反映,毫無具體結果。

假承包真侵占  投資受損又一樁

不僅在蘇州吳縣東橋鎮發生官商勾結侵吞台商資產的慘痛案例,吳姓台商另外在山東省乳山縣的投資,在合資中方承包期滿後拒不移交,強行霸佔迄今,投資的心血同樣化為烏有。吳先生說道:他在1990年與山東省乳山縣石材開發公司合資成立威海佳華石材有限公司,開採花崗石礦並從事石材加工銷售業務,然而,因前期工程的投入和礦體剝離的初期開發,1992年公司皆為虧損狀態;合資中方遂提出由其承包經營的構想,嗣經董事會討論,決議將合資公司交由乳山縣石材工業公司承包經營,為期三年,承包合同並經乳山縣公證處公證。萬萬沒想到,1995年承包期滿,承包方竟然拒不審計移交歸還礦山經營權,幾經協調,亦無具體結果。

吳姓台商表示,後改制為乳山縣建材局之建材工業公司,借承包之名行侵占之實,對於歸還經營權的要求置若罔聞,依舊繼續霸佔佳華公司,1999年佳華公司董事會決議修改公司章程,改由外方委派董事長,原中方委派之董事長其後雖然不再露面,但也不辦理移交,其他中方董事則抵制拒開董事會,合資公司的一切權力,仍由建材局任命之總經理把持。直到2001年市領導下令撤銷原總經理職務,建材局方撤走該名總經理,丟下已被掏空資產的企業,但仍不辦理審計、移交,可以說是嚴重侵害了台商的投資權益。

投資心血化為烏有  迄今依舊沒個說法

目前乳山市建材局亦已裁撤,資產併入乳山市輕工資產經營公司,吳姓台商要求乳山輕工資產公司按承包合同賠償損失、辦理移交,並派出董事召開董事會,努力搞好合資企業,或是他乾脆退出合資,由中方收購外方股權,改為內資企業;然而,輕工資產公司既不辦理移交也不安排更換或委派董事參加董事會。對於乳山縣建材局遺留下的問題,就像是蘇州華泰資產被瓜分殆盡一樣,當地政府至今都沒有任何具體的回應。

吳姓台商投訴無門,憤憤不平地說,他們簡直就是官商勾結,蓄意掠奪台商資產,希望透過報導能引起中國當局的重視,從而協助獲致合理的解決。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