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大於法 台資酒店遭強佔

週三, 21 九月 2011 21: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江西省 閱讀 131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酒店內人來人往,用餐的客人絡繹不絕,突然有一群人手持鐵棍衝進酒店,吆喝大家馬上離開,客人們嚇得驚惶失措,顧不得桌上的佳餚,趕緊離開,酒店保安人員上前制止,自稱是金球房地產開發公司的涂總,仍指揮著百餘人強行進入,並且動手毆打酒店總經理李萍、副總戴定堅和多名保安人員。有些酒店員工不願離開,就被這幫人強行拖了出去。

後來,又陸陸續續來了幾百人,分別站在屋頂、二樓長廊、水池邊,能佔領的地方都霸佔著,30幾名婦女還闖進酒店餐廳和廚房內,任意搗毀器具糟蹋食材,最後,他們用幾個大鐵柵欄焊死酒店大門,有幾個員工被封在酒店裡面經數小時才得以脫困。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連在茶座裡面打麻將的客人,電熱水壺插頭都來不及拔,得趕緊逃,更不用說要將公司帳本和營業資料帶出來,酒店遭暴民打砸強佔的景象,彷彿電影情節一般。

事發後,酒店人員向青雲譜區政府求助並撥打110報案,後來有幾名公安員警到場,但這幫人無動於衷,竟當著公安、新聞媒體和眾多圍觀老百姓的面,焊死鐵柵欄,甚至繼續毆打酒店總經理和保安人員,好像這一切是理所當然的事,當時有一位圍觀的民眾說:「這哪裡是封台資酒店的門吶!簡直是把南昌市政府的門面給封囉!把外資引進來投資,發生糾紛,不通過正當司法渠道解決,在公安員警眼皮下打人封門,實在太猖狂了。」

掃尾工程沖抵租金  糾紛難解引發衝突

台商周海鵬向海基會陳情時訴說,當初他們是透過南昌市青雲譜區人民政府牽線,與江西金球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胡建華簽訂租賃會所經營酒店的合同,也因為這是區政府招商引資項目,簽約前也就沒有詳細了解合作方以及租賃物業本身的背景,而金球公司利用區政府招商心切,欺上瞞下,將證照不全的物業租給台商,使得他們至今連消防安檢都辦不下來。

根據租賃合同約定,由承租的乙方負責大樓未完工的掃尾工程,工程款可在甲方租金中折抵。周海鵬說,他們投入820萬裝修,且有對方認可的工程項目清單,孰料,金球公司只承認我方投入20萬元工程款,並要求我方給付租金。為讓酒店能夠正常營運,周先生曾要求金球公司共同將工程款結算清楚,並評估買斷目前所承租的物業。然而,據周姓台商私下了解,江西金球公司惡意拖欠銀行數億元貸款未還,豐城電廠被坑兩億多,省糧局被坑一億多,有色金屬公司又被坑4千多萬圪,金球公司所開發的物業以及土地證、房產證恐怕早已被抵押給銀行或其他單位。

周海鵬說,在他們拒絕支付不合理租金的要求,以及拒絕向其買斷承租物業之產權後,各種麻煩、磨難接踵而至。對方不但以停水、斷電等手段干擾酒店經營,甚至糾眾到酒店內鬧事。南昌市有關方面獲悉後,曾由南昌市政法委行文通知雙方,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期間,任何一方均不得以非法手段解決問題。然而,金球公司依舊我行我素,甚至變本加厲地迫害他們,直到去2005)年11月24日感恩節當天,對方組織數百名群眾強行霸佔酒店,並以大鐵柵欄封住大門為止。

昔日招商熱情不再  求助反以冷漠相待

去年3月28日剛開幕的南昌希爾頓大酒店(非美國希爾頓酒店Hilton連鎖集團),位於象湖風景區,是目前城南地區最高檔的酒店。投資人周海鵬先生是美籍台商,代表美國金山教育集團前往江西南昌,投資一個與學校配套的餐飲實習基地。經營面積近千平方米的南昌希爾頓大酒店,是繼好又多超市,2005年在青雲譜區開業的第二個外商投資項目,在籌辦過程中,得到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從工商登記到酒店開張,青雲譜區政府是一路綠燈,辦證速度特快,周先生也因此決定加大投資力度,從人民幣820萬元增資到1600萬元,期盼將希爾頓大酒店做成南昌一流的品牌店。開業當天,南昌市長李豆羅、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龔建華等人均到場剪綵,好不熱鬧。

台商周海鵬表示,耗資1,600萬元裝修籌設的酒店,只經營幾個月就被霸佔,讓他很不甘心。11月24日酒店遭非法暴力封門停業,過了10幾天,180名員工天寒地凍的,吃不上飯、喝不上水,當地政府依舊毫無作為,不禁令他懷疑,南昌市人民政府當時的招商熱情和事件發生後的冷漠麻木,為何有如天壤之別?金球房地產公司負責人胡建華真有那麼硬的後台?據說,胡建華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為目無法紀,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乾兒子,讓當地官員不敢過問查辦。但周海鵬透過管道了解,某政治局常委根本沒有這名乾兒子。

暴力強佔豈是正途  拳大於法外資怯步

據江西日報報導,11月24日下午,金球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用鐵柵欄封死大門收回酒店後,引起社會關注,該報記者趕到希爾頓大酒店,看到玻璃門上貼著催收房租的通告,外牆上懸掛著長條巨幅,上頭寫著:欠租幾百萬,錢難接,人不見,難上加難;封店面,收主權,實在是無奈!金球公司負責人說,封門的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催收一再拖欠的租金。希爾頓大酒店租用會所後,未按合同履約,以種種不實理由拒交房租,至今累計拖欠租金高達429萬元。

希爾頓大酒店總經理李萍表示,的確到現在沒付過房租,但這是因為花了大量掃尾工程及裝修費用,由於酒店當時租用的只是一棟空樓,合同約定承租乙方要負責大樓未完工的掃尾工程,同時酒店本身也需要裝修,因此前四個月免收租金;在合同中,雙方還約定,裝修款及掃尾工程所需費用,可在房租內扣抵。酒店進駐時投入掃尾工程及裝修費800多萬元,照這樣算來,還有剩餘,哪有拖欠金球的房租。但金球公司負責人拿出一份929會議紀要,上面註明:酒店進駐後須對會所進行消防系統的完善和多功能廳的裝修,由此發生的30多萬元費用,由金球公司承擔。除了裝修期間免交四個月租金和已認可的30多萬元裝修費外,其他費用都與金球公司無關,希爾頓大酒店怎可將其他裝修費算到我們賬上呢?金球公司負責人如此解釋。

姑且不論雙方說法孰是孰非,掃尾工程款及裝修費用是否可全部折抵租金,自有合同約定或雙方會議紀要可稽,雙方認定如有落差,協商不成,亦可提交法院判決認定。不循司法途徑解決,動員上百人持鐵棍施暴強佔酒店,以鐵柵欄焊死大門強行收回酒店的做法,只會引來非議,並遭各方譴責。如果中國中國如此不講法治的投資環境繼續下去,拳頭大於法律的結果,只會讓外資怯步。

海基會呼籲中國當局維護台商合法權益

金球公司副總徐春表示,南昌希爾頓大酒店欠租逾400萬元,該公司於去年5月份告上法庭,但對方不到場,事隔半年法院仍無法審理,該公司向法院申請撤訴,法院又不同意,事情演變成這樣,他們也感到很無奈。香港文匯報續指出,酒店因欠租被封,台商周海鵬是希爾頓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如無法親自出庭,應在法院當面委託總經理李萍代理,或通過公證手續委託李萍代理,而這兩個手續均欠缺,不能將李萍作為訴訟代理人。

李萍則強調,金球公司採取暴力封門強行收回酒店的手段違法。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多次協調未果,南昌市政法委行文要求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兩個月內將該經濟糾紛審理完畢,在此期間雙方不得採取非法手段解決問題;兩個月後,法院判決沒有下來,金球公司就「自力救濟」地強佔酒店。她希望雙方還是應當通過正當的法律途徑解決問題,而酒店停業一天,就得多損失一萬元。

持平而論,金球公司固然在訴訟過程中遭遇若干困難,但擅自以暴力強佔收回酒店的做法絕不可取,甚至有觸法餘地。雙方私權糾紛仍應儘速回歸司法途徑主張合法權益。查封係一種司法上的強制措施,未依財產保全程序申請法院裁定獲准,不得進行,更何況是擅自以非法暴力的方式強佔,自行以大鐵柵欄封死對方的酒店大門,不讓任何人進出。此外,在宣判前,原告如申請撤訴,是否准許,固由法院裁定,但中國民事訴訟法亦規定,被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決。因此,金球公司未依法律程序尋求司法救濟,係不為也,非不能也。

金球公司負責人糾眾毆打酒店總經理、保安人員、驅趕酒店客人,甚至以大鐵柵欄焊死酒店大門,固然是膽大妄為目無法紀,然而,當地公安員警接獲報案趕到現場後,竟不依法制止,任由那幫人繼續恣意地打砸封門,似乎認為自力救濟天經地義,事發後,當地政府宣稱已介入處理,但實際上酒店還是被金球公司以欠租為由封死的,這種荒誕的法治奇景,大概只有在中國中國才看得見吧!該案透過海基會向中國當局反映後,雙方目前已循司法途徑處理,不過,周海鵬擔心前往中國應訴期間恐再度遭受暴力威脅,還是當面向海基會求助,盼中國有關單位能依法保障其人身安全。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