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貿易陷阱重重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 林 發佈於 遼寧省 閱讀 207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兩岸加入WTO後,貿易往來將更為頻繁,然而從一些案例顯示,不僅在中國地區投資有風險,即便從事兩岸貿易依然是陷阱重重,絲毫不容輕忽。

曾經有台商認為赴中國投資風險太大,還是從事兩岸間接貿易較為保險,但當該台商經由香港出口整廠機器設備到中國,卻遭對方藉口以其中某套設備型號不符以及信用狀有瑕疵為由,拒絕付款贖單;同時,對方竟神通廣大地聲請法院先予執行,並將海關監管之機器設備提領、安裝,價值近百萬美元的整廠機器設備就此平白拱手讓人。

 假藉種種理由  拒絕付款贖單

台灣岳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岳華公司)於1996年4月9日在日本東京以香港公司名義與大連日東包裝容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日東公司)簽訂一份銷售合同,日東公司向岳華公司採購全套高速自動製罐設備,總價美金93萬元,交貨方式為CIF大連,日東公司透過哈爾濱國信貿易公司在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開出不可撤銷之信用狀給香港岳華公司,香港岳華公司再經由香港渣打銀行轉開信用狀回。1996年12月30日,岳華公司按合同約定如期將貨物裝船經由香港運至大連,同時要求日東公司付款贖單,但日東公司卻推說貨物中有一套機器設備與合同約定之型號不符,信用狀開狀銀行也表示岳華公司所提供之單據有瑕疵,因此拒絕付款。

據了解,該銷售合同第十二條原係約定先付25%作為訂金,70%於貨物裝船後付款,餘款5%於全部機器設備安裝調試完成後三個月內付清。然而合同簽訂後,因全套製罐設備設計所需,反邊機機型須做更改,經過數次傳真討論,日東公司對於合同約定訂購具體機器設備中第四項4H立式反邊機,同意配合改為臥式反邊機(註:合同文本未修改);同時,日東公司表示先付訂金太麻煩,希望改爲全數以信用狀開立,岳華公司也勉為其難地同意配合。詎料,11月26日岳華公司已將全套機器設備裝船後,日東公司卻傳真表示不接受臥式反邊機,企圖假藉規格不符事由,拒絕付款贖單。

此外,針對開狀銀行拒付理由,中國人民銀行曾表示:五點拒付理由中有三點不能成立,其餘二點在國際訴訟中有爭議,該行認為開狀銀行所提拒付理由與國際通行慣例有很大的差距,雖可勉強作為不符點,但將對銀行國際信譽造成影響,因此即便勝訴,亦不代表此種做法具正確性、示範性。

 法院無管轄權  竟可先予執行

原本貨物規格不符或質量上有瑕疵,依據合同約定買方有權要求退貨,退運費用由賣方負擔;如買方仍希望提貨,則應先付款贖單,以正本提單向船公司提領貨物後,再檢附商檢證明,向賣方求償或提出告訴。然而,日東公司卻未依正常程序提貨,直到翌(1997)年3月,日東公司傳真表示:「該批貨物已報關並由海關監管,要求岳華公司速派員前往安裝調試,否則將追究岳華公司詐欺責任。」,岳華公司甚感驚訝地立即向船公司求證,經多方奔走,方知大連日東公司分文未付,竟憑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紙裁定,將全套機器設備提領。

此舉讓岳華公司感到十分措愕,而日東公司甚至還威脅岳華公司須速派技術人員前往安裝,否則要告該公司詐欺?更令岳華公司不滿。

事實上,該案雙方當事人所在地、合同地、履行地和財產所在地均不在哈爾濱,哈中院應無管轄權,管轄法院應為大連中級人民法院;且中國民事訴訟法規定,只有在管轄權確定並經開庭審理後,方能作出先予執行之裁定。然而,日東公司卻以岳華公司違約為由,向哈中院提起告訴,同時提出先予執行之申請;而哈中院在無管轄權且管轄權尚未確定情況下竟於日東公司提出訴狀翌日,即配合作出先予執行之錯誤裁定,三日內更向大連大寶灣海關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前後短短四天之內,快速地將全套機器設備提領,效率之快,不免讓台灣岳華公司懷疑有部分不肖司法人員與日東公司勾結串通,共同來侵害該公司合法權益之嫌疑。

 官司纏訟四年  台商欲哭無淚

為爭取應有權益,岳華公司除向有關單位投訴外,並於97年4月中旬,委請律師向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管轄權異議,此外,由於對哈中院先予執行之裁定申請復議期限已過,遂改向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就先予執行裁定提出申訴。

5月中旬,哈中院口頭通知岳華公司,已將案件移送有管轄權之大連中級法院,然而該案後來卻遭大連中院退回,原因是大連中院雖然收到該案卷宗,卻未見哈中院之移送裁定,而且先予執行之裁定也沒有糾正,使得大連中院無法審理此案。97年8月,黑龍江省高院作出裁定,撤銷了哈中院先予執行之裁定,要求哈中院執行回轉,將不當執行之扣押物返回被執行人。但是,哈中院仍想盡辦法拖延、拒不執行,尤其該院承辦法官多次替日東公司說話,並替日東公司提出解決此事的各種條件,更讓岳華公司感覺這可能是一起有計畫的貿易詐騙。

1998年3月8日,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終於裁定執行回轉。然鑒於設備已經安裝使用,強制拆除將造成損失,因此以扣劃日東公司等原告之存款及查封五棟別墅(總面積1,488平方米)之方式來執行約93萬美元之設備價款。當岳華公司獲知哈中院與該公司所聘律師聯繫,要求渠等赴哈爾濱晤談執行回轉事宜,該公司本以為案情有了進展,未料,哈中院承辦法官卻當面表示,岳華公司只能取回20萬美元,追問之下,該員稱說這是上級領導的意思。由於岳華公司損失機器設備價值為93萬美元,因此無法接受而嚴予拒絕。

時至今日,該案雖總算移轉至有管轄權之大連中院來審理,但岳華公司卻因官司纏訟四年未有結果,導致公司週轉不靈瀕臨破產,公司股東不動產亦遭銀行申請法院查封、拍賣,處境令人十分同情。目前岳華公司已經停業,公司負責人只能懷抱一絲希望企盼有管轄權之法院最終能主持正義,對該案給予公正公平的審理。

商業行為本身就存在著一定的風險,但投資中國或從事兩岸貿易的廠商所要面對的,卻不僅止於投資風險,還要面對不按國際貿易慣例行事的投資貿易環境。從事整廠設備輸出的台灣岳華公司所遭遇的情形,反映了中國整體法律意識薄弱、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知法犯法等嚴重的缺失,讓我們了解到中國法院黑暗的一面,也讓我們意識到中國投資貿易環境的惡劣。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