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合資 真詐財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遼寧省 閱讀 11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距大連市中心東北方40公里處,與開發區、保稅區、大窯灣港相毗鄰之「大連金石灘國家旅遊渡假」,是由中國「國務院」批准,以接待海外遊客爲主的國家級旅遊渡假區,也是大連市五個改革開放先導區中的旅遊渡假功能區。經過幾年來的開發建設,目前已初具規模,並成為熱門之觀光景點。

然而,在其整體開發過程中,卻有一項鮮為人知的合資糾紛,迄今仍侵食著台商的合法投資權益,投訴無門百般無奈的投資人,盼藉由本刊喚起中國有關方面對該案的重視,並依法公允處理之。

中方出資不到位 搞假合資來騙財

台商蔡啟祥於1993年底前往遼寧省大連市旅遊,經大連金石灘旅遊渡假區經濟發展局人員介紹,與誠信實業公司(後更名為金生實業有限公司)有所接觸,在大連市有關領導極力推薦下,遂決定與誠信公司合作共同開發該旅遊渡假區,並籌建一個五星級的酒店。

1994年1月10日蔡啟祥代表香港新益貿易有限公司與誠信實業公司法人代表力踐(即,中共某高幹之子李X雙)簽訂合資經營合同,共同設立大連邦杰物業發展有限公司,當時協議外方出資100萬美元,中方出資110萬美,雙方按出資比例各佔股份47.6%和52.4%。蔡先生返台後,即先後匯90萬美元至合資公司,事隔半年,誠信公司在未投入任何資金情況下,卻掌控了整個合資公司之經營權,不但在短短數月內無端支出人民幣數百萬元,蔡先生對其所匯入之資金則毫無支配能力,外方為此多次要求召開董事會,但合資中方均置之不理。

據蔡啟祥先生表示,誠信公司當時並沒有履行出資義務,根本就是“搞假合資來騙財”。1993年5月8日金石灘國家旅遊渡假區土地管理部門與大連誠信實業公司簽訂《開發建設合同書》,將3.1萬平方米的土地出讓給誠信公司,出讓金共1,240萬元人民幣,但誠信公司只是在該年5月13日交付土地訂金240萬元人民幣,其後再也沒有交付土地出讓金,因此誠信公司一直未有取得3.1萬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權。為消除蔡先生的疑慮,誠信公司提出一份金石灘區建設土地管理局頒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許可證》來誘使蔡先生投入資金,該許可證上載:“你單位在渡假區2號、5號地建高級別塑、五星級酒店的項目”已經大金度招字(1994)3號文件批准,並已1993年5月8日簽訂了《開發建設合同書》,確定使用土地3.1萬平方米。”該證下面還特別註明:“用地單位可憑此證進行招商合作開發。”至於該證下面另附註:“本證不作為用地單位已辦完規劃、土地、建設法定手續的證明”這句話。然而,誠信公司向蔡先生解釋說,當地政府許可誠信公司使用這塊地,並以此對外招商,很快就會辦好土地證。蔡先生不疑有詐,便依合同約定將資金匯入合資公司。

蔡先生萬萬沒想到那份當地土地管理部門頒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許可證》另有玄機。雖然蔡啟祥代表之外方已匯入90萬元美金,但中方承諾儘速辦妥3.1萬平方米土地的國土證卻始終沒有下文,亦未見中方投入任何資金,然而在合資企業大連邦杰公司經營過程中,中方卻運用其勢力處處掌控公司經營權,完全排斥外方投資者介入經營,蔡先生眼看誠信公司任意揮霍其投注之90萬美元,本身卻毫無支配權時,才驚覺中方搞假合資意圖詐騙外方資金。

清算時百般受阻 雖准撤資又如何

為撤回資金減少損失,新益公司以金生公司(即,原誠信公司)作為被申請人,向(北京)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除提出解除合資合同,解散合資公司等請求外,並要求被申請人返還其投資款90萬美元和支付利息。在裁決過程中,雙方曾就合資中方究係應以現金出資抑或以土地使用權作價出資以及中方究竟有無出資等問題發生爭執。仲裁庭認為,被申請人以土地使用權作價出資,其雖已取得在金石灘渡假區相應土地上招標開發的權利,但並未進一步完善相應的法律手續,使其土地使用權過渡到合資公司名下,被申請人並未完成其出資義務,據此,仲裁庭於1996年6月3日裁決終止合資經營合同,大連邦杰公司解散並依法進行清算。

有關合資公司解散後的清算工作,仲裁庭認為應依照《外商投資企業清算辦法》,在企業審批機關監督下進行。然而事實上,在金石灘國家旅遊渡假區經濟發展局所謂的「監督」下,早在1996年11月11日就組成了邦杰公司清算小組,但是至今卻仍未展開清算工作。其因在於金生公司提出種種無理要求,例如:要求將240萬元土地訂金納入投資股本,但該筆土地根本沒有過戶到合資公司名下;要求將3.1萬平方米土地中第一期開發的8667.5平方米土地以880元人民幣計價算入投資,但實際上卻未有第一期開發這回事;要求將金生公司為合資公司支付給北京聯合建築事務所之設計費195萬元算入投資,但所謂與該事務所簽訂的建設工程設計合同根本沒有簽訂時間和生效時間,甚至該事務所在哪裡根本找不到,何來支付設計費?蔡啟祥認為,金生公司打的如意算盤是想用這三項(合計約150萬美元)虛假的出資來計算合資中方出資的比例,以便參與分配外方實際投入的90萬美元。在這種情況下,北京仲裁雖准其撤資,但清算下來所剩無幾,根本無從取回原本投注之資金。

中國擅長關門打狗 台商投資有去無回

蔡先生感嘆地說,向北京經貿促會申請仲裁,原本是希望投資權益能因此獲得法律公平之保障,或多或少將資金撤回,然而,在實際執行清算過程時,卻百般受阻,清算持續拖延下去,獲利的只是金生公司,因為對方利用蔡先生投入的資金在大連購買的寫字樓麗苑大廈,一直由金生公司佔用,並對外出租,對方甚至揚言,如果不能就出資問題達成共識,就算等個10年8年也無所謂!合資中方便是想以時間逼其就範。

中國合資方以假合資為名,誘使台商出資後,利用地方勢力掌控經營權,再逐步掏空公司資產,台商申請仲裁解除合同清算合資企業,中國方仍繼續透過清算程序百般拖延,迫使台商就範。這種以招商引資名義,把台商引進中國,然後以關門打狗方式,讓台商投資有去無回的惡劣行徑,值得中國有關當局重視,並徹底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