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方合資遭陷身繫囹圄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蘭奇崴 發佈於 地點保密 閱讀 33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一、設立合資企業

1992年,經營交通工具組裝生產的台商吳金德(按:為保護當事人,相關人名均匿名)赴大陸考察投資環境,決定將事業移轉到大陸,於是在某市成立一家中外合資企業,合資中方為該省的某家「國營企業」。

合資公司成立後,由中方「國營企業」的總經理張軍擔任合資公司的董事長,吳金德擔任總經理。中方以土地、廠房出資,外方以現金、機器設備出資。估計吳金德總共投入美金一千多萬元的資本。

合資公司成立的頭一年半,原本按照約定由中方經營,但因為技術不能突破,原廠零件取得困難,中方提議轉由外方經營。於是吳金德陸續派遣台籍幹部進駐合資公司,主掌經營,開發產品。

二、機器設備無法順利到位,還遭中方挪用

1993年,吳金德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前將入資的機器設備進口,然而因中方作為入資的土地款未繳清,廠房遲遲未蓋好,機器設備無法如期到位。這批設備因滯倉過久,還遭海關罰款了160萬人民幣。出於無奈,吳金德接受了張軍的提議,將機器設備暫時架設在中方公司的廠房。

1996年,因應生產需要,吳金德添購了第二批大型機器設備,準備起運到合資公司。在向海關申請免稅進口批文時,赫然發現合資公司的免稅額度已遭張軍挪用完畢。第二批設備因而滯留台灣。1997年,吳金德又發現,架設在中方公司廠房的第一批機器設備已遭到張軍私自拆卸挪用。

三、合作破裂

1997年底,在陸續發現合資中方種種侵吞行為之後,雙方合作關係陷入僵局。某日,中方無預警地封了合資公司倉庫,不准職工上線工作,並全部調回中方公司。吳金德無奈,撤回台籍幹部,讓出經營權。吳金德不甘損失,向地方政府陳情,希望找到解套辦法。地方政府承諾將妥善處理,還他公道。

四、池魚之殃,遭到拘留

2001年秋,吳金德接到當地政府通知,邀請他前往開會討論取回資產的方案。未料人一下飛機,就被省公安人員當場扣押,被控以「虛假出資罪」,羈押在看守所。吳金德的家人難以想像事情竟會如此發展,於是多方奔走打聽吳金德遭到刑事拘留的原因。原來,張軍掌控合資公司後,貪贓枉法,開始進一步掏空合資公司以及中方公司的資產。基層大陸員工看不過去,決定向官方舉報。另一方面,吳金德經營合資公司期間,某家向合資公司購買零件的「國企」賴賬人民幣100萬元不還,吳金德向法院提出告訴,並且勝訴。「國企」董事長私下尋求和解,希望少還點錢,但吳金德認為,既然法院都站在我這邊,何必讓步?因此硬是不買帳,堅持申請強制執行。知道合資公司內情的「國企」董事長於是向合資公司內的基層員工挑撥,使其相信吳金德是與張軍狼狽為奸、共同掏空公司資產的共犯,基層員工於是將吳金德也列為舉報對象。最後吳金德與張軍雙雙遭到拘留。吳金德除了被控以「虛假出資罪」外,還被控與張軍共同犯下「行賄罪」等數項罪名。

結語

像本文這樣的案例,其實是可以避免的,關鍵在於台商在投資大陸的一開始就必須認清,自己是帶著全部身家性命,進入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台商對大陸法令不熟悉、對大陸人心不熟悉,對自己所承擔的風險就不熟悉。

台商的因應之道,就在於事前作足功課,評估可能發生的風險,從過去台商的失敗經驗中汲取教訓。更積極的做法,是尋求專家的協助,對自己的投資計畫從頭到尾擬訂整套法律規劃,並在投資過程中隨時提供意見,幫助規避各種自己意想不到的風險。唯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順利而安全的進出大陸市場。

(本文作者為中國投資顧問社/中睦投資諮詢(上海)有限公司大陸法律顧問)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