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欺壓台商貨款不給半毛

週四, 22 九月 2011 00: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地點保密 閱讀 234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一群無奈的台商,遭地方村霸欺壓,貨款被拖欠,不但不許討要,甚至還遭對方唆使黑道、馬仔恐嚇威脅,每天過得提心吊膽。報請當地公安處理,孰料公安機關不予立案。20幾家受害台商在地方上投訴無門,不得不聯名舉報,上告北京國台辦,結果層層交辦下來又回到原點。其實,他們並不想招惹是非,只想收回貨款,安安份份,過個太平日子。只不過,現在看來想要在大陸安穩工作,好像很困難。

虛假合同 詐騙台商入資

王姓台商在2003年底時,經林姓友人遊說,想憑藉自己多年來對工廠管理的技能,以及在製鞋業界良好的人脈關係,與大陸方某、林某等人合作投資設立鞋廠,好開拓一片天地,但他做夢也沒想到,竟從此一腳踏進方某精心佈設的圈套裡。

2003年12月,方某拿了一份打印好的合作協議書要王姓台商簽字,合作協議上載明,方某以其經營之汽車銷售公司出資,占50%,負責財務、會計與採購;林某出資人民幣50萬元,占25%,負責廠務;王姓台商亦出資人民幣50萬元,占25%,負責業務;另有簡某占乾股5%。在眾人的吹捧下,王姓台商草率地簽了字。

簽下合作協議後,王姓台商便開始積極從事大量的籌備工作,不但投入人民幣50萬元,也找來許多廠商提供材料。不過,讓他起疑的是,公司財務均由方某一手掌握,他不僅接觸不到,甚至連問的權利都沒有。其實,在方某設計的局裡,根本就不讓王姓台商接觸公司財務,只是要利用他的人脈關係搞業務,誘騙更多的台商上當。

回想當初投資設廠時,鞋廠沒有辦理工商、稅務登記,沒有營業執照,消防安檢根本也沒辦,那時候王姓台商就覺得很奇怪,並一再催促方某趕緊辦理,但方某卻騙說:「辦手續費錢,他是本地人,用不著辦那些手續。」而方某卻私刻公司印章和財務專用章,對外進行非法經營活動。王姓台商懊惱地說:現在看來,方某根本是有預謀、有計劃的,所謂的合作協議根本就是虛假的,找他來合作成立公司,只是方便其騙取台商錢財的一個幌子。

虛假公司 騙取台商貨物

在方某的設計下,王姓台商在鞋廠的主要工作,就是運用過去的人脈關係找以前有業務往來的台商,跟他們洽談業務合作事宜。而這些台商也是基於對王姓台商的熟識與信任,才與鞋廠進行合作,沒想到,後來這些台商一個個都成了受害者。

事實上,方某之所以找王姓台商合作,除了要騙取投資款項外,更重要的是想經由王姓台商找來更多台資企業,透過業務合作的形式,騙取大批台商的材料與貨款。王姓台商表示,從2003年12月至2004年9月,短短幾個月,方某利用王姓台商在境外取得訂單,然後要王姓台商與以前有業務往來關係的台商朋友洽談,將訂單交給他們進行貨物加工,然後將貨物銷往境外,貨款則直接匯入方某在香港的帳戶內。方某依此模式詐騙台商近40家,得款逾人民幣1,000萬元。由於方某以未經註冊之公司和台商進行商業交易,致使受騙台商狀告無門,所有受騙台商至今未能取回分文貨款。

僱用打手 不准台商要債

據王姓台商表示,方某原係小學教師,利用大陸改革開放的時機,大做非法走私汽車、電子產品等生意,東窗事發後,將財產脫產變更到親友名下,自己跑去泰國辦理假結婚然後躲到英國,直到2003年10月才回大陸。

為了保住詐騙來的財物以及追討銷售貨物的款項,方某僱用了許多打手,並由一名陳姓馬仔負責管理,專門對付那些上門討債的台商,他還撂下狠話:「只要是台灣人,進了鞋廠的門就把腿打斷,看哪個台灣人還敢進來?」

王姓台商舉例說,德國某公司在大陸分公司的代表黃總,因該鞋廠出貨不符質量,向方某表達不滿之意,隨後,方某便唆使陳某帶幾個人高馬大的弟兄到黃總公司,在未屆付款日前,即強行收走所有貨款,黃總為息事寧人,忍氣吞聲。孰料,2個月後,遇見方某帶十幾個人強行把黃總押上車,並帶到公安局去問話,當晚值班的公安是方某的朋友,拍桌怒罵:「為什麼敢欠方董的錢?」黃總表示,貨款已被陳某收去,有方董的委託書、付款收據還有公司的財務憑證。然而,公安竟說:「陳某沒把錢交給方董,就不算數,要怎麼做,你自己好好想想。」黃總甚感委屈,陳某那幫人是在黑道上混的,哪敢跟他們講理?公安就這樣扣留黃總長達13個小時,最後還扣留黃總的台胞證,直到黃總私下又給方12,000元美金,才把台胞證拿回來。

吭騙責任推給王姓台商

由於工作壓力過大,工作超過負荷,導致王姓台商肝病發作,醫師囑咐他要多加休息,王姓台商便暫時離開鞋廠返回台灣治療。突然有一天,朋友告訴王姓台商說:「你不可以再回大陸了,先躲一躲吧,聽說方某要買你的命,說你捲走貨款潛逃了,還拿了許多回扣!」

原來,方某利用王姓台商返台治病休養的時候,將他踢出公司,並且吞掉他的投資款項,甚至對外發出公告,誣陷王姓台商捲走公司公款潛逃,還發出懸賞令,聲稱如果有人將王姓台商帶回工廠,即可獲得獎金人民幣10萬元。王姓台商表示,方某此舉係為迫使其無法返回工廠,而方某卻可坐享其成,一方面併吞其投資款,另一方面將公司不付貨款的責任全推卸給他。

王姓台商指出,方某打發登門討債的台商,有下列幾種做法:(一)欠款數額較小的,說法只有一個,就是想要貨款就必須把王姓台商帶來;(二)欠款數額較大的,先是開立空頭支票,然後聲稱貨款都被王姓台商捲走了,並推說等抓到王某再處理;(三)讓一群打手在鞋廠門口擔任保安,將討債的台商拒之門外,而且明白地說道:是台灣人進來就把腿給打斷。

律師不敢接 台辦踢皮球

被嫁禍的王姓台商現在不但所有投資血本無歸,還遭到黑道、馬仔的追殺,他跟家屬每天過得提心吊膽,到處躲藏。王姓台商心有未甘的說:「難道本地人這樣幹就不犯法嗎?」他找了律師商量,想控告方某。

該名律師向他表示:「這本來就是方某精心佈設的一個騙局,先讓林某遊說你,然後利用你的技術能力和人脈關係把工廠架構運作模式組建起來,然後設法把你趕走,再將積欠所有台商材料款的責任嫁禍予你,發懸賞令要買你的命,讓你不敢露面,這樣真相如何,就永遠也講不清了,你在鞋廠投入的資金,自然也變成他的了。」

然而,就在王姓台商要到法院控告方某的時候,律師辭退了該案的委託,原因是他跟方某找他的人很熟,受到「嚴重關切」後,表示沒法再接這個案子。

無奈之餘,王姓台商集結了20餘位受害台商,聯名向北京國台辦舉報,結果該案轉到省台辦,然後又轉到市台辦,最後轉到當地鎮政府,當地官員表示,這個案子他們處理不了,又轉回市台辦,市台辦再轉給市公安局刑警隊,結果還是不予立案。王姓台商悻悻然地說道:「我們這一群人被地方村霸欺壓,聯名上告還要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難道在中國大陸一點法制都沒有?台商想在大陸安安份份的過生活,真有這麼困難嗎?」這個問題,不知道大陸當局要如何給台商一個說法?

(註:所謂“馬仔”是指各地方大小黑惡勢力中的頭面人物手下所豢養的那些狗腿、爪牙和幫兇。)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6 九月 2017 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