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違法清算,老台商損失上億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林朝易 發佈於 上海市 閱讀 277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上海房產價格狂飆,長久經營的老台商未蒙其利反受其害。中國上海市虹橋鎮一名扎根近20年的台商邱金典,因虹橋鎮政府受高房價誘惑,暗自將土地轉賣給地產商開發獲利,並違法進行特別清算程序,逐步蠶食台商資產。台商大嘆說,「在這種野蠻地區,台商權益如何保障?」

回首當初熱情投資上海市虹橋鎮的心情,邱金典不禁悲憤交加。他哽咽地說,「面對虹橋鎮領導的所作所為,眼看企業及資產毀於一旦,我無顏面對台灣江東父老,多少次,有想提汽油到中南海自焚的衝動。」

為實現投資中國大夢,邱金典1991年說服台灣親朋好友,共同集資450萬美元,前往上海虹橋與鄉辦企業「上海虹橋外商投資實業公司」簽約,雙方「合作」建廠,由虹橋方提供34畝土地建廠房,成立「花琦電器有限公司」。

在中國,「合作企業」與「合資企業」有所不同,合資企業要共同負擔盈虧,合作企業則看合同如何約定。

強行切割廠區,變賣給開發商

不過,1996年虹橋鎮政府在廠區強行破牆開路,劃出當時的虹許路(現今更名為中環線),貫穿生產廠區,導致土地一分為二。而合作中方因投資額不足,重新簽訂1997年合同,股權比例台方70.5%,中方29.5%。花琦電器公司經營15年後,合作工廠從原本荒煙蔓草土地,搖身變成黃金地段,價值飆高到一地難求。然而,邱金典說,「從2000年開始地方領導更換頻繁,想收回50年使用權的土地別謀圖利,但侵權事件隨之不斷發生。」直到2002年,虹橋鎮政府以城市規畫為由,徵用花琦電器公司的廠房土地,將虹許路以東土地轉賣天鴻集團,用於開發商品房,但邱金典稱自己未被知會,也未得分文。

2004年,合作中方以台方嚴重違約為由,向國際仲裁委員會上海分會提出仲裁申請。這份仲裁通知書不寄到上海所在地,竟寄到香港沒有合同約定的地址;邱金典認為,仲裁庭以「錯過時效」的理由,並且不准花琦電器公司選定仲裁委員,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雙方終止合作,仲裁清算資產

但在仲裁這段期間,邱金典稱自己窮於應付虹橋鎮政府的各種手段,幾乎已筋疲力竭。他控訴,「虹橋方幾乎動用全部行政力量,從公安、稅務、工商、海關、勞動稽查、消防、安檢等,輪番進行檢查,使公司永無寧日,生產陷入停頓,國外客商全部流失」。

仲裁庭最後裁決,雙方終止合作關係,解除合同,並進行資產清算。邱金典認為,縱使不能恢復公司原來生產面貌,至少也應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公平合理地進行資產分配。

邱金典與合作中方溝通,表明要求以普通清算程序進行,合作中方也認同申請人的要求,並通過。但事與願違,就在邱金典準備召開合作公司董事會,按普通清算程序成立清算委員會之際,虹橋鎮政府突然來了一紙協商通知書,打破原本的遊戲規則。

虹橋方疑違法,進入特別清算

在2006年5月12日那一天,虹橋鎮政府迫不及待發給雙方一紙通知書,通知雙方組成特別清算委員會,限時3天要進入特別清算程序。委員中方指派5人,台方只派1人。虹橋鎮政府的公文發得又急又快,讓邱金典感到極度錯愕。因為這已嚴重違反中國《外商投資企業清算辦法》的法令規定。根據該辦法第3條及36條規定,只有在「企業審批機關批准進行特別清算」的情況下,外商投資企業的清算才可「依照本辦法關於特別清算的規定辦理」。根據《外商投資企業清算辦法》第3條及第36條規定,上海市閔行區政府並非原合作企業的審批機關,無權批復或委託虹橋鎮人民政府組織成立清算委員會進行特別清算。

由於花琦公司的審批機關是上海市對外經貿委員會,因此,無論是上海市閔行區政府,無權批復或委託虹橋鎮政府進行清算程序,否則將侵犯了申請人的企業合法經營自主權。

邱金典認為,他自己是花琦公司的大股東,股權比例佔7成,但在虹橋鎮政府成立的清算委員會名單中,卻只占1個名額,合作中方只是不到3成的小股東,卻占有兩個名額,從委員會份額的分配方式來看,顯然有失公平。

台商指控圖利,虹橋方否認

「對於早年赴上海投資的台商來說,實在難以相信,在具有國際大都市形象的大上海,竟然還發生如此嚴重侵害外方投資權益的事件;而外方投資人在握有土地使用權證50年效期的情況下,虹橋鎮還能用手中一切權利,動用一切手段,達到非法目的,其背後恐怕是一連串的非法包庇,甚至就是個共犯集團。」邱金典氣憤地說。

對於邱金典的控訴,上海虹橋外商投資實業公司全盤否認。該公司聲稱,土地標售乃因政府在城市開發考量下進行,並曾給台商「只多不少」的合理補償,但邱金典拒絕遷廠並停止履行雙方契約,才由法院裁定回收他的廠房土地。

不過,邱金典痛斥該公司「睜眼說瞎話」,自己不僅沒拿到補償,「連徵用證明都沒看過」。如今,花琦電器公司的廠房雖然還在,但早已停工養蚊子,周邊原屬工廠的土地已在2005年動土改建成住宅公寓大樓,並對外銷售。

多年來,邱金典透過各種管道尋求協助,他曾向國民黨立委求助,並多次去函國台辦,但始終得不到大陸方面的答覆。去年邱金典又找到海峽兩岸商務協調會,並去函中國大陸高層官員,陳述事件始末,同樣石沈大海。

邱金典說,「中國大陸高層官員一談到保障台商合法權益,總是講得口沫橫飛,但事實上,中央根本管不到、也管不動地方,類似的案例每天都在發生,多數台商只能任由地方政府,予取予求。」

硬漢變成老頭,資產損失上億

目前邱金典的案子,還在中國與上海虹橋區政府官員協調中,只是對方態度依然一貫地強硬,邱金典說,「這4年多來,是我一生最漫長不堪的歲月,從硬體漢子折磨成百病纏身的老人,每次返鄉,皆是不捨。」「面對虹橋鎮領導的所作所為,眼看企業及資產毀於一旦,我無顏面對台灣江東父老,多少次有提汽油到中南海自焚的衝動。回首當初攜帶近500萬美元投資的景象,不禁悲憤交加。」邱金典向海基會投訴的內容指出,他在很早期就赴上海投資設廠,但是卻碰到上海虹橋區政府官商勾結,逕自將合作企業的用地轉讓給開發商,即使他多年到處奔走,想要討回公道,卻一直都沒有下文,讓他損失了上億元人民幣。「希望我的受害案例,能夠喚起所有大陸台商的注意!」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