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大於法?~一個台商血本無歸的案例~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上海市 閱讀 34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一個在台近八十高齡的老人顧源道,窮其畢生積蓄赴大陸投資,本想圖個落葉歸根,卻沒想到合資中方先是虛假出資,其後又因作價出資的廠房房價高漲,中方認為吃了大虧,便在合營期間用盡各種手段搞到公司嚴重虧損,令工廠幾乎處於停工、停產狀態,據此提請仲裁,要求提前終止合資關係。仲裁結果不但有失公正,執行庭法官甚至與中方瞎攪和,在執行仲裁裁決過程中,偏坦中方並讓中方將合資公司洗劫一空,導致顧老先生最後血本無歸,其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外甥宮敏賡落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中共政府對台灣同胞只是「口頭親,心裡惡」,所謂「保護台商在大陸投資的合法權益」,根本只是一句空話。宮敏賡董事長接著敘述當年顧老先生赴大陸投資的情景。

發現中方虛假出資為時已晚

一九九二年顧老年逾七旬,由於思念故鄉返鄉探親,看到大陸近年來的改革開放,在大陸親屬的慫恿下,將一生的積蓄與上海新埔針織服裝廠合資創辦「上海勃萊琪針織服飾有限公司」,投資總額30萬美元,註冊資本21萬美元,其中台商出資13.65美元,佔65%;新埔廠出資7.35萬美元,35%

顧老係以現匯9.65萬美元及價值4萬美元之機器設備投資到位;新埔廠則以埔東新區乳山路209200㎡產權房作5.6萬美元投入,不足部分以人民幣折合1.75萬美元投入。

由於顧老年事已高且大多在台居住,無法親自經營公司業務,遂委由外甥宮敏賡經營,並通過董事會任命,出任合資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公司成立一年後,由於埔東新區成為開發熱點,公司也逐漸走上軌道,但此時公司為擴充業務,急需大量流動資金投入,經向銀行申請抵押貸款時才發覺受騙上當,新埔廠作價出資的廠房竟無產權,只有使用權,根本無法辦理抵押貸款。合資公司在無法及時取得資金注入的情況下,大量訂單失效,導致公司嚴重虧損。

然發現新埔廠虛假出資(無產權之廠房竟充作固定資產,現金亦只有投入近6元人民幣),宮敏賡表示,當時因已購進原料、機器設備,並支出裝修費用14元、開辦費8萬元,台方騎虎難下,根本無法回頭,祇好與新埔廠交涉,但新埔廠仍一直推說廠房之產權證正在辦理交割中,並且馬上能辦好。

中方意圖搞垮公司收回廠房

九二年租用同地段同面積廠房每年只需7-8萬元人民幣,九三年埔東房價飛漲,同地段廠房租金可達25萬元人民幣,這時新埔廠認為吃了大虧,便開始想盡各種法子弄垮公司,以便收回廠房。宮敏賡說,合資中方對公司業務發展橫加阻撓,例如:切斷公司電話線、拒絕小額貸款擔保、派稅務顧問丁某前來查帳等。九五年六月,甚至透過埔東新區稅務稽查大隊張某帶幾名稅務人員,將公司93-95年帳冊等全部裝車運走,並通知公司法人代表過幾天去接受調查。宮敏賡表示,張某曾要求合資公司交20萬元保證金,但其強調稅務單位如查獲公司有違法經營或偷、逃稅事實,可以查封公司和廠房,因而拒交保證金。在經歷數月查帳之折騰下,公司不但失去良好經營契機,全年基本處於停工、停產狀態,虧損達50萬元人民幣;加上九四年因「國家」稅收政策變化,出口貨物沒有退稅,損失30萬人民幣,合資公司累積虧損已經高達80萬元人民幣。

九六年初,新埔廠認為時機已臻成熟,遂以合營企業連年虧損無力繼續經營為由,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分會提起仲裁,要求終止合資合同、解散上海勃萊琪針織服飾有限公司。台方則主張合資企業仍有扎實基礎,且已打開內、外銷渠道,定將扭虧轉盈,並要求駁回申請人之申請。

仲裁裁決有失公正,執行法院辦案不公

宮敏賡無奈地說,在中方強大壓力和威逼下,不得不被迫同意與對方和解,並透過仲裁庭調解,於9694日達成和解協議並裁決如下:

一、中方以人民幣10萬元將勃萊琪的全部出資額轉讓給台方。由雙方共同向有關部門辦理股權轉讓審批手續。

二、台方應於1996年底前向中方付清人民幣10萬元。

三、台方現使用的乳山路209號房屋,應於1996年底歸還中方。

四、雙方往來帳目及未盡事宜,由雙方於1996年底前自行協商解決。

五、中方應積極配合台方辦理有關獨資企業審批手續,有關費用由台方負擔。

本協議由雙方簽字後,並經外經貿委批准轉為獨資企業後生效。

上述裁決內容看似公允,實則令中方佔盡便宜,台方只得到名為獨資企業的空殼公司;詳言之,合資公司在虧損80萬元人民幣的情況下,台方還得出資10萬元買下中方所謂的「股權」,中方不但不承擔合營企業的虧損,還因而賺4萬元人民幣,更可以取回廠房。此外,在執行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庭法官趙某「支持」下,宮敏賡遭中方連推帶打地趕出公司;九七年春節後,再回公司時發現,公司招牌被撬開,牆上掛的營業執照沒了,辦公設備、帳冊、憑證及7萬元現金等公司財物全被洗劫一空。四月初,中方就將乳山路209號出租給上海昌惠貿易有限公司乳山分公司,年租金25萬元人民幣。九七年十一月,埔東工商局發出吊銷營業執照之處罰決定書,理由是沒參加工商年檢,宮敏賡不禁要問:「公司營業執照、帳冊、憑證等財物被中方取走,要拿什麼去參加年檢?或許這就是工商局為中方提供的配套服務吧!」

情況還不止於此,宮先生妻子當時突然得了癌症,夫妻倆原都在合資公司上班,現在工作沒了,還得籌錢治病;加上公司應收款憑證等財物均被中方劫取,公司只有應付款,70餘萬元之應收款卻無法催討,債權人紛紛上門逼債,宮敏賡最後在無可奈何情況下,只好答應妻子離婚要求,並且變賣家產還債。當然,顧老的投資血本無歸自然是不在話下了。

「中國」法制懂得宏觀調控?

宮敏賡表示,這件案子雖曾四處陳情,亦曾透過海基會籲請大陸方面妥善處理台資企業上海勃萊琪公司投資權益遭侵害乙案,但均無具體結果。甚至,「國台辦經濟局台商投訴協調處」曾於9871日函告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明確指出:

合資中方出資沒到位首先違約,而中方出資的廠房既非固定資產,且和解協議言明96年底歸還中方,那麼申請人以人民幣10萬元將「股權」轉讓給被申請人之依據為何?且合資企業虧損80萬元人民幣,不應由台商一方承擔,仲裁結果有失公正。此外,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執法人員辦案不公,未全面執行仲裁裁決,而是對中方有利的就執行,不利的就不執行,不顧台資企業的生存、發展,不顧宮敏賡的死活。法官若都像趙某這樣,何以依法治國?對涉台案件這麼輕率,心中哪有政治?哪有「祖國的統一大業」?並請上海高院重視該案,對此案件執行情況進行查處,有錯必糾,不要一錯再錯,不要損害上海市投資環境和對外形象,避免事態擴大造成負面影響。

然而,這些呼籲仍舊未獲理采。這說明些什麼呢?宮敏賡認為,這說明「權」絕對大於「法」。換言之,當外商拖欠中方貨款,不管有理沒理,絕會毫不留情立即執行;倘若中方拖欠外商貨款,往往勝訴後,也久久不能執行,甚至不了了之。這種情形,與其說是「中國」沒有法制,倒不如說是「中國的法制」懂得「宏觀調控」吧!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