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資入虹橋,一紙公文遭強遷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林朝易 發佈於 上海市 閱讀 13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重慶「最牛釘子戶」事件,以一座屹立在長江邊一個建築工地大坑中央孤島式的兩層舊樓,成了海內外媒體關注的新聞焦點。台商在大陸也常碰到「釘子戶」,舉凡在大陸興建廠房或房產,當地人不肯搬遷;甚至台商廠房被地方政府莫名的強制徵收,不願屈服,自己反倒成了「釘子戶」。

在大陸,只要當政者在外牆畫上一個大大的「拆」字,隔天住戶起床看到之後,就要摸著鼻子乖乖自動搬遷。但隨著大陸民眾維權意識抬頭,「釘子戶」也趁勢崛起,也因此在近來大陸的徵地拆遷浪潮中,逐漸充斥著維權與抗爭。

招商引資入虹橋服務熱忱一條龍

三家台商企業聯合向海基會投訴,一家是上海漢坊食品公司(台商獨資),一家是上海祥基服飾公司(台日合資),一家是上海涵峽窗飾公司(台資承包的內資企業),都是從1999年合法落戶「宏裕經濟城」的企業,竟然被誣指「非法企業」。

台商群聚在上海的也有「釘子戶」,但因人生地不熟,後果通常很難樂觀期待。2006年適逢上海虹橋機場擴大興建,政府一紙命令下來,鄰近宏裕經濟城內的數百家廠商面臨拆遷命運,令人詫異的是,華漕鎮政府的開發區卻以「房產證是偽造的」為由,堅拒賠償。

上海涵峽窗飾公司負責人王淑真不解地說,「當初宏裕經濟城招商引資,一手包辦房產證等所有證件,並蓋上公章,如今虹橋機場要擴建,又指稱所有廠商的房產證是偽造的。我們向上海市信訪辦投訴後,連信訪辦人員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王淑真在投訴函中指出,「此事凸顯華漕鎮政府的野蠻、強迫拆遷的惡劣行徑。上海閔行區人民政府政府批復的文件、房屋土地管理所、華漕鎮政府的公章難道是假的嗎?涉及拆遷補償的時候,反倒說我們是非法企業,要取締我們、拒絕賠償,難道上海市的政府機關都不知情?還是私下默許?」

一紙公文突變調合法入戶變非法

上海「宏裕經濟城」佔盡交通樞紐的地利優勢,上海宏裕經濟城是閔行區政府批准,以私營經濟為主,多種經濟成分並存的綜合經濟開發園區,已開發土地近500畝,距離虹橋機場僅8分鐘車程,經外環線到地鐵一號線僅需10分鐘,距規劃中的地鐵二號線不到3公里,與蘇州運河道也僅1公里。因此經濟城從1999年開始招商引資,吸引多家台商進駐投資。

為爭取外資企業落戶,鎮辦企業一手包辦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外商投資企業批准證書等,這段期間台商廠房正常營運,地方政府都會主動通知繳稅或退稅。直到2006年9月時情勢丕變,為落實「十一五計畫」的基礎工程,上海虹橋機場要擴建跑道,經濟城剛好被劃入機場區之內。

當時,宏裕經濟城緊急通知所有廠商開會,宣布強制拆遷事宜。一位朱書記在會中雖語氣和緩,但語帶脅迫地說,「因為虹橋機場要擴建,所有廠商必須搬遷,這是黨的政策,經濟城必須在3個月內全部剷平。」隨即宣布散會。廠商聞訊後錯愕不已,向相關人員反映、跳腳也沒用。

包括上海涵峽窗飾公司在內的7家台商,自忖官方態度十分強硬,勢必非搬不可。但他們準備配合搬遷之際,宏裕經濟城竟然使出「殺手鐧」,要求拆遷的理由竟是「房產證都是偽造,廠房是違章建築」,拒絕按照有房產證的企業給予估價補償。

翻臉像翻書官員像變臉

宏裕經濟城之所以如此,因為鎮政府如果比照有房產證的企業徵收補償,1平方米要600元人民幣,平均要賠償一家廠商近100萬人民幣;如果聲稱所有房產證都是假的,華漕鎮政府只需給每家廠商40萬人民幣,可省下大筆的拆遷補償費用。

由於在宏裕經濟城設廠的台商,都屬於中小型企業,單一台商沒有足夠的力量爭取權益,因此多位台商串連起來後,不僅向當地台商協會、對台辦反應,還回到台灣向海基會,以及與大陸關係交好的民意代表陳情。

這7家台商指證歷歷,拿出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政府辦公室批復的公章檔,以及住所經營場所的使用證明,據此認定,鎮政府強迫拆遷的態度蠻橫惡劣,決定不搬遷,捍衛自身權益,並指控華漕鎮政府強行斷水、斷電,意圖使台商自生自滅。

為了被迫拆遷的問題,這些台商找遍所有上訪管道,從動遷辦公室、上海市華漕鎮政府辦公室、上海市閔行區信訪辦、上海市信訪辦及上海市閔行區對台辦公室、上海市對台辦公室、韓正市長等反映,可是依然沒得到任何解決方案。

王淑真就說,「我們只要求依照大陸國家政策合理賠償,並盡量減少我們的損失,即使按評估賠償,我們也要損失幾十萬人民幣,我們要求按評估賠償並不過分。」

更令台商們心寒的是,其中一家上海祥基服飾公司是台日合資,除了日本的關切外,日本《朝日新聞》也前來報導揭發,相較之下,台灣主要媒體皆不聞不問,其間有如天壤之別。

官方為所欲為台商忍無可忍

此外,台商在大陸開發不動產或是廠房時也難免會碰到「釘子戶」,其中又以中小型台商為主。10年前到廣東東莞投資的李姓台商說,中小型台商到大陸投資大多是單獨設廠,與大企業備受禮遇的情況不同,許多土地的問題都要自己解決。

他說,他在東莞設廠兩年後面臨擴廠需求,但鄰近廠房的荒地上住了幾戶人家,雖然他們公司提供比市場行情高3倍的價錢,但對方看準了他亟需擴廠,因此哄抬價錢不肯搬遷,有些住戶擺明要「削凱子」,開出天價搬遷費。

台商這幾年也面臨到大陸官方要求搬遷廠房的要求,已符合都市建設或更新等需求。不少大陸台商因為搬遷廠房面臨許多損失,但在華東與華南也有不少台商因此受惠,因為官方有時提出的搬遷補償費十分優渥,或是動遷後換得的新土地位置比原先更好,部分台商還大賺一筆。

針對宏裕經濟城動遷一案,上海台商協會表示,閔行區近年來受到城建影響而搬遷的台商,不只宏裕經濟城內的7家台商,「起碼有100家以上」,遍及各行業,特別是為了配合工程進度,拆遷動作在去年年底最為緊張,但如今已經搬遷得差不多了。

上海台商協會提到,台商搬遷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和地方政府談補償條件,儘管地方政府願意給與補償費用,但每平方公尺所開出的價錢往往與台商的「心裡價格」有落差。目前這些台商大體已經搬遷到上海青浦區,或是浙江、江蘇一帶另起爐灶了。

官僚嘴臉台商悲歌

上海嘉定區的情況頗類似閔行區,因為嘉定區是大陸有名的汽車生產重鎮,這些年來一方面為了環保,另一方面為了上海市政府想將嘉定打造成為汽車城與物流中心的構想,當地政府除了限制高污染、高耗能企業的投資之外,也對於一些老舊企業進行土地徵收。

總而言之,台商勢單力薄終究敵不過大陸政府的強硬勢力,只能被迫打散到其他各地,結果「樹倒猢猻散」,向相關部門求助也無力回天。

上海台商王淑真總結說,「經過此次事件後,已對大陸政府辦事沒什麼信心,我們反映這件事情,要告訴台商朋友,來大陸投資時要謹慎小心,尤其不能太相信鎮辦企業。」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