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肉粽跨海經營慘遭吞噬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上海市 閱讀 259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台灣美食四海飄香,尤其傳統地方小吃,更是美味可口,物美價廉。在大上海賣肉粽的台商孫立中,本想靠著傳統手藝,將台灣肉粽成功地銷往大陸,不只是像台語老歌中敘述有如歹命人般地沿街兜售,而是立志興建食品工廠大量製造,以自創品牌連鎖專賣方式,讓台灣肉粽隔海飄香。沒想到,辛苦了八年,一紙違法的徵地令卻將他跨海經營的創業理想以及公司未來的美好願景完全吞噬。

台商響應投資舉家遷居上海

孫立中在台灣成長,在國外生活多年,家中排行老七,一九九四年間與其姊孫淑屏一同到上海投資建廠,除了與上海松滬實業有限公司合作設立上海蘇珊食品有限公司外,還開設了上海詠盛紡織品有限公司。其中蘇珊食品以「台灣肉粽大王」這個品牌,已經在上海地區打響了名號,並且深受當地居民的青睞。

上海人向來就喜歡吃粽子,即使並非端午佳節,上海大街小巷的粽子攤也總能吸引不少的顧客上門;除了耳熟能詳的嘉興粽子、湖州粽子以外,上海粽子市場還多了一項選擇,那就是「台灣肉粽」。

粽王、肉粽、豆沙粽、花生粽等多樣化的系列產品,平均每天產量約一千個,每個粽子大約可賣人民幣六到十塊錢。孫立中表示,台灣的肉粽在上海一帶是有一些攤販或餐館在賣,但不是專賣肉粽,設立專賣店的,他們肯定是頭一個;蘇珊食品公司在上海人民廣場、港匯廣場、浦東機場等地共設了六個連鎖專賣店,生意做的紅紅火火的。正因為投資漸漸步入正軌,孫立中前年還把九十九歲高齡的老奶奶接到上海住,一家九口四代同堂,齊聚上海安家落戶,可以說是把「根」都遷到大陸去了。

廠區位處要津遭人覬覦

當初到上海投資是因為經過多方考察、比較,認為上海地區投資環境和法律體制較好,當地政府施政措施也比較透明,因此決定在上海落腳。孫立中和孫淑屏在選定建廠地點時,看中了位於上海市松江縣九亭鎮滬松公路小渡船車站東側,目前被徵用的這塊2500平方米左右的土地,雖然,當時這塊地的周邊環境和條件並不理想,但孫立中相信隨著上海與周邊城鎮的發展,這塊地將來應當有相當良好的投資價值。事實上也證明,孫立中他們對建廠選址乙事似乎頗有遠見,目前這塊地已隨著大上海地區近幾年來的發展,成為九亭鎮與上海市區連接的交接點,是從市區進入九亭鎮必經的門戶,這塊土地的商業價值也遠遠超過了八年前的價值。

正因為這塊地的地理位置良好,引起房地產開發商的覬覦,將其列入“奧林匹克花園”商品房建設項目,並規劃作為該建設項目第一期社區的主要汽機車出入口,所以奧林匹克花園商品房開發商千方百計地想把這塊地徵用為該建設項目的一部分。孫立中表示,倘若該房地產開發商透過正常的商業談判取得這塊地的土地使用權,該開發商可能需支付相當的代價,因此,對方便透過當地政府,以政府徵用土地的方式,意圖將該筆土地從蘇珊食品公司手中奪走。

特權單位透過市府非法徵用土地

上海蘇珊食品有限公司是合法成立之中外合作企業,依據合作合同規定,辦理了相關土地以及廠房建造審批的手續,並取得《關於批准“上海蘇珊食品有限公司”使用土地的批復》、《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以及《上海市房地產權證》,該塊土地面積為2500平方米,廠房建築面積為746平方米。孫立中表示,根據《上海市外商投資企業土地使用管理辦法》以及《上海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辦法》之規定,該筆土地位於上海市外環線以外3.5公里的九亭鎮,不在該市規劃城市化範圍內,外商投資企業可以透過合作中方將其集體所有土地作為合作條件之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權,並不需要辦理集體所有土地徵地手續。

對於蘇珊食品公司依法取得的土地,除非基於“公共利益”,否則不應加以徵收。孫立中指出,大陸《土地管理法》第二條第四款規定:「國家為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對集體所有的土地實行徵用。」此外,大陸《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實施細則》第廿四條明確規定:「國家對台灣同胞投資者的投資不實行國有化和徵收;在特殊情況下,根據社會公共利益的需要,對台灣同胞投資者的投資可以依照法律程序實行徵收,並給予相應的補償。」然而,當地政府徵用該筆土地之主觀動機,並非基於社會公共利益,而純粹是為了另一家房地產開發商的商品房建設項目,孫立中忿忿然地說,這種見利思遷,以另一個新的商業目的來徵收先前台商已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權,根本就不合法,而且毫無誠信可言。非但如此,當地政府未依規定事先將徵用決定予以公告並組織實施,驟然發布房屋拆遷公告,其徵用程序亦不合法。

蘇珊公司見到拆遷公告,並確認有關土地被徵用之情況後,即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起行政復議。但上海政府竟然以「國家規劃」為名,認為該徵地行為符合公共利益,而駁回該公司復議申請,並強調該復議決定為終局性裁判。殊不知,社會公共利益有其特定之法律概念,不容任意將商業利益解釋為公共利益。

法院偏袒剝奪台商權益

對於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如認為有侵犯其已依法取得之土地使用權者,應先提起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依法提起行政訴訟,此在大陸《行政復議法》第卅條第一款有明文規定。然而,蘇珊公司依法向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該院卻依《行政復議法》第卅條第二款規定,認為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徵用土地的決定,確認土地使用權的行政復議決定為最終裁決,並以此為由駁回該公司之請求;該公司上訴至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又遭同樣理由駁回申請。

事實上,能否提起行政訴訟關鍵在於復議內容究屬「有關土地使用權之確權糾紛」抑或「土地徵用問題本身」;孫立中強調,本案係當地政府非法徵用土地所引發之問題,不服行政復議決定,自得依法提起行政訴訟,否則豈不是當地政府說了就算,外商企業毫無司法救濟途徑可言。對於上海市中院、市高院不當之裁判,該公司只得寄望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時給予公平之裁決,以爭取應有權益。

廠房慘遭強行拆除台商權益毫無保障

今年三月十日下午,正當案件還在司法程序進行中,房屋拆遷主管部門尚在與拆遷人和被拆遷進行協商時,對方(奧林匹克置業投資有限公司)卻派人強行將蘇珊公司廠房拆除,過程中雙方引發激烈衝突,蘇珊公司打電話報警,公安卻表示:「此事已經有政府相關文件備案,警方不會干預此事。」孫立中質疑,房屋拆遷應有一定之法律程序,且強制拆遷須由司法或行政主管機關實施,事後經查證,當地土地管理局、徵地事務所均強調尚未啟動強制拆遷程序,何以110報警台還會以「有政府文件備案」由名拒絕出動警力?如果沒有警方「庇護」,對方能肆無忌憚地將他們的廠房夷為平地嗎?

孫立中感慨地說,九三年赴大陸考察時,他們被九亭鎮政府招商引資的誠意所感動,滿懷希望地來到這塊當時還是蛙聲一片的土地,八年來,全家齊心協力艱苦創業,公司產品總算建立了品牌聲譽,業績也跟著蒸蒸日上。然而,當他們正要開始享受投資成果時,一紙違法的徵地令卻將該公司美好的願景以及投資人的創業理想毀於一旦。孫立中表示,上海市地方政府為個別企業的商業利益非法徵用該公司土地,上海市的兩級法院隨意剝奪該公司提起相關行政訴訟之權利,而房地產開發商奧林匹克置業投資有限公司竟然在未有任何合法的法律文件的情況下,以強行闖入之方式悍然拆除了該公司的廠房,諸如此類非法行為導致該公司陷入生產停頓、資產流失的嚴重困境。孫立中眼見五十年的土地使用權在瞬間化為烏有,血汗建構的廠房在片刻間灰飛煙滅,他心急如焚、四處奔走卻徒勞無功,其中悲憤之情難以言表。

孫立中表示,此一非法徵地、非法拆遷、隨意剝奪投資者權益的事件,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廠房拆遷糾紛而已,而是關係到台、外商的投資權益能否得到有效的法律保護,當地政府的具體行政行為能否受到妥善監督與糾正的問題。相對來說,上海是大陸較依法行政的地區,如果連在這裡都得不到法律保護,更遑論在大陸其他地區能獲得台商投資權益保障;而此一問題若無法妥善解決,恐怕也會對上海整體投資環境和投資利益產生負面影響。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