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反遭暴力威脅,山西台商孤立無援

週五, 23 九月 2011 23:00 作者  林朝易 發佈於 山西省 閱讀 190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打造鴻海全球霸業的郭台銘,去年宣布進軍電影工業。除在山西老家大蓋影城,且誓言砸下百億元拍攝上百部電影,宣揚晉商文化之美。並於2006年12月,郭台銘重金禮聘山西話劇團抵台演出,並招待山西當地領導訪台參觀,在台灣刮起一股「晉商文化」旋風。

一如電視劇《喬家大院》,山西話劇團來台演出內容,主要描述「晉商」勤奮、篤實、誠信的創業精神,為後代子孫帶來無窮財富,但事業隨著環境變遷而逐漸凋零,從樓起到樓塌、從輝煌到沒落的感人故事。

當全球華人對「晉商」投以羨慕眼神之際,同樣是山西台商、同樣祖籍在山西,包括趙○玲在內的30多位山西小台商,似乎沒有因為台灣首富郭台銘在山西投資,而連帶受到當地政府對其權益保護的重視。

在山西太原的台商趙○玲,合法投資販售「華觀琉璃」,竟遭底下經銷商仿冒,當與經銷商解除合同後,還經年累月飽受對方多次威脅與恐嚇,一家人飽受沈重的心理壓力,還被人羞辱說:「台灣豬,滾回去!」

趙○玲幾度向公安、台辦舉報,結果音訊全無,恐嚇電話接連不斷,眼看著山西話劇團訪台,一大半都是山西大領導、副省級以上人士,因此萌生一個念頭:「希望台灣官方向這些山西大領導們施壓,也希望郭台銘幫山西其他小台商們多說說話。」

趙○玲家在山西太原,為何飽受恐嚇與威脅?為什麼趙○玲會想請郭台銘幫山西台商解決難題?趙○玲家庭所遭遇到的一切,必須回溯到投資山西太原,開始說起。

返鄉投資,遭盜用商標

趙○玲與夫婿原住在台灣台中市,從事琉璃藝品生產,對中國這塊新興市場滿懷憧憬,剛好老家在山西省太原市,決定舉家返鄉投資。不過,山西太原有別於沿海城市,最大投資者是台灣首富郭台銘,台商總共不到40位,目前還沒成立台商協會。

2003年11月18日,趙○玲赴山西太原投資「翔鶴手工藝公司太原分公司」,工廠設在上海閔行區,生產銷售華觀琉璃、手工藝品,已向當地工商局註冊商標品牌。

在2004年前,太原當地人王╳元和張╳梅夫婦倆,成為趙○玲公司底下的經銷商,負責銷售華觀琉璃等產品。起初兩人表現可圈可點,但好景不常,開始以小孩沒錢讀書為由積欠貨款,接著又說,家中有人生病沒錢要借錢。趙○玲自忖,如此長期下去不是辦法,結果停止供貨,不讓王╳元夫婦倆當經銷商。

不料,王╳元夫婦竟私下盜用「華觀琉璃」的商標,自行販售,直到有消費者向趙○玲反應才知道。趙○玲2005年12月28日向太原市迎澤區廟前所工商局舉報盜用商標,工商局迅速查報,警告王╳元夫婦倆,不得再使用華觀琉璃的商標。

王╳元夫婦經工商局告誡後,對台商趙○玲懷恨在心,開始對趙╳玲家人展開一連串「恐嚇式反擊」。

恐嚇台商,接連不斷

2006年元月,王╳元夥同7位自稱工商局人員,其中5位沒穿制服,闖進公司內並亂翻抽屜文件,指稱有人舉報趙○玲「無照營業」,是「假台灣人,沒有營業執照,在販賣所謂的「三無商品」(無電話、無地址、無品名)」。

所幸,趙○玲獲得當地區長仗義相挺,區長動怒要王╳元夫婦「滾蛋!你們不應該這麼做。」事後經查,原來王╳元是太原某地方報的記者,他以記者身分向工商所要脅,工商所才找人闖到她公司裡頭來。

從那次開始,工商所人員平均一個星期來騷擾一次,頻率之高,讓趙○玲家人無法忍受。但令趙○玲最費解的是:「台商是歸太原市工商局涉外分局管理,申請營業執照也是向涉外分局申請,廟前所根本沒有權來管台商!」

直到當年7月9日,趙○玲在公司附近開了一家「天客隆超市」,專賣翔鶴公司生產的華觀琉璃及手工藝品,開幕之後生意長紅,更加引起王╳元夫婦倆眼紅。

7月14日,王╳元再假借「精神文明辦」的名義,慫恿太原市台辦、市委台辦去查○玲的店。趙○玲接到台辦打來的電話,台辦笑了笑著說:「聽說你們是假台商,要立刻撤櫃啊!」因為市台辦也心知肚明,背後是王╳元利用地方記者特權搞的鬼。

「台灣豬,滾回去!

更離譜的是,除了三番兩次的莫名騷擾,更當場羞辱台商是「台灣豬」。在當7月25日下午4時30分,一名青年男子楊╳森跑到天客隆專賣店,自稱是人民日報駐山西記者,聲稱代表人民日報,大肆謾罵趙○玲家人「台灣豬」、「滾回台灣去!」

趙○玲一氣之下,衝上前去要找楊╳森理論,要他別用恐嚇方式待人,但楊╳森回說:「我就是要恐嚇,你能怎麼樣?」趙○玲揚言要找公安,楊╳森又回說:「我不怕公安,有種到我們單位來找我!」

到了8月1日2時許,王╳元又找來2男2女,自稱工商局人員但沒有穿制服,撕掉店裡的造勢傳單。8月4日,王╳元再度闖入店內,要趙○玲夫婦「撤離太原滾回台灣」、「不然要砍死全家、砸店舖!」此後到店內恐嚇人數逐漸增多。10月18日下午5時許,王╳元找來20多人到天客隆超市,再度恐嚇、威脅、搗亂,痛罵「中國的土地不能讓台灣人來撤野,台灣豬滾回去!」

趙○玲和家人們不堪其擾,屢次向當地派出所舉報,也都有通聯記錄證明,結果,公安都隔了30分鐘後才到現場,甚至向他們說:「你們身體並沒有受傷啊,要查什麼呢?」

日後,趙○玲又陸續接到恐嚇電話,髒話愈罵愈難聽,找市台辦、國台辦也都沒用,當地又沒有台商協會可幫忙。趙○玲夫婦倆和3個子女都來到山西太原長住,在台灣的財產都處分掉了,來到山西太原後,居然飽受當地人士恐嚇,無法忍受,但也無路可退。

台灣友人向趙○玲提議乾脆回到台灣算了,但她和先生都認為:「我們好不容易打下事業,丟下很不甘願,我們又沒有錯,為什麼要走?」現在,趙○玲和家人最卑微的念頭是,「我們只想過平靜的生活,希望王╳元夫婦不要再來騷擾我們,也不要恐嚇我們了!」

台商子女在太原讀書,真難!

「老紅軍在學校上課時,喜歡三不五時地批評台灣時政,恣意攻訐國家元首,在這種教育環境下,台商小孩怎麼受得了!」山西太原台商趙○玲一語道出,當前台商子弟在中國就學的艱難困境。

趙○玲在2001年返鄉投資,3個小孩也都帶到山西讀書。趙○玲說,先找上師範二附小,但該校校長獅子大開口,要索取贊助投影設備50萬人民幣;找上雙溪小學,該校長則說:「沒有戶口不能讀,即使讀了,也沒有畢業證書,一人借讀費要2萬人民幣。」

她拿出國台辦出版的紅皮書,指校方不能對港澳台胞超收費用。直到趙○玲找到桃南小學,因校長李鴻育為人和善,願意無條件接受小孩就學,趙○玲心生感激,自願每個孩子花費2千元人民幣給學校,又自願買了飲水機等設備。

趙○玲的小孩從國小畢業後,要讀初中,又遭遇到同樣難題。趙○玲說,當初找了三十六中、三十七中,都沒分配到名額,更離譜的是,區教委不但不幫忙,還下了一則條子說:「一人要2萬元,只能借讀。」

趙○玲說,中國中小學校最會用各種名義胡亂攤派,買報紙、課外讀物、冬天暖氣費用,一個月收個5元、10元、50元,什麼名目都有,課後老師又經常要求補習,「在台灣,是老師怕家長,在中國,是家長怕老師,剛好顛倒過來。」

趙○玲氣說,有些老師上課時大談政治,老師的價值觀影響到學生,當地學生也有樣學樣,經常嘲笑她的小孩「台灣豬,滾回去!」

有次,趙○玲的兒子飽受語言上的羞辱,忍耐到了極限,一個人單挑3位當地人,事後被趙○玲的先生發現,但她先生反而跟孩子們說:「打輸了就不要回家,我們要爭的,只是一個『尊嚴』!」「當地人根本把台胞當成外國人,不是同胞!」

台商為求生存在外辛勤打拚,台商子弟為了求學焚膏繼晷。趙○玲語重心長地說,山西太原地區偏北方內陸,最近又適逢寒冬,小朋友在早上6點天還沒亮時,就出門上學,放學補習後回家都已8點,出門、回家都是天黑,「台灣小朋友在這裡,真的很辛苦……」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