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資糾紛─台商在滇遭劫殺

週四, 22 九月 2011 22:00 作者  靖林 發佈於 雲南省 閱讀 158 次數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從事木材加工買賣的台商張履正,去年(2001)12月5日晚間8時許,在中國雲南省騰沖遭搶劫殺害,身中十餘刀,內臟破裂,臉部被劃上六、七刀,刀深見骨,血肉模糊,其中國籍女友也難以幸免地一同慘遭毒手;案發後翌日,中國公安緝獲其中一名兇嫌胡平安,另一嫌犯劉義成則仍然在逃。

資遣路費擺不平 因此遭惹殺機

據了解,張履正原先在廣東東莞經營木材業,大約二個月前到中國雲南省保山市騰沖縣騰越鎮採購原材料,做加工生意,在騰沖期間,暫住聯福木業有限公司員工宿舍。兇嫌係死者從東莞帶去的中國員工,當地公安表示,死者積欠工人薪資,因此遭惹殺機,但家屬質疑所謂的「工資欠條」,乍看之下均係同一天做成的數張欠條,而且工資欠條上均未有張履正之簽名;經家屬查訪,懷疑可能是被資遣的二名工人,向死者索取額外的返鄉路費不成,進而行搶並將其殺害。

張履正陳屍地點就在宿舍外轉角處,案發時大約晚間七、八點鐘,宿舍內有人聽到張履正和其女友大喊救命,但是沒人敢出來管,張履正他們兩人就這樣被殺害。

死者證照全無 安險以無名屍火化

由於死者身上與住所均找不到護照或台胞證以及在台家屬之聯絡地址、電話等相關資料,僅留有疑似死者之名片,騰沖公安曾表示:若是再聯繫不到在台家屬,就要以無名屍火化處理;後來公安找到台商黃茂盛來認屍,因死者臉部被劃數刀,黃先生原本也認不出來,當時張履正眼睛還睜開著一直闔不來,黃先生看了於心不忍,便對死者說:「如果你就是張履正,我一定想辦法聯絡到你的家人來帶你回去,你放心好了!」說完這時,張履正方才瞑目。其實,張履正在聯福宿舍住了兩個月,當地工人應當有人認識,為何遲至案發翌日中午,才經由當地台商確認死者身分,差一點張履正就被當成無名屍火化了;針對此點,家屬一直感到疑惑與不解,過去不少台商在中國地區失蹤,或許其中有些就是被當作無名屍處理掉的,而當地公安對台商人身安全之輕忽與不重視,著實令台商與家屬擔憂。

善後過程屢遭刁難 起海基會關切

家屬接獲張履正遇害之噩耗,有如晴天霹靂,悲傷慌亂之際立即想到與海基會聯繫尋求協助。由於案發地點在中國雲南省騰沖,地處滇緬邊界,距離昆明尚有四百多公里,交通不便,又無台商協會,海基會遂聯絡當地一向熱心助人、古道熱腸的威霖木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黃茂盛就近協處。

12月11日上午一大早,家屬便搭機經香港轉赴昆明,再飛往芒市,然後坐車一路翻山越嶺,車行山路一百二十公里大約花了四個小時,抵達騰沖時已將近晚間十一點鐘。隔日上午九點,家屬依約前往騰沖縣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進行初步了解,結果台辦唐主任只是說一些聊表歉意等不著邊際的話,然後就要家屬再前往公安局了解案情。

這時舟車勞頓的家屬已按耐不住當場發飆,結果公安局才趕緊派人前來說明案發經過。家屬聽取案情後,便轉往命案現場及死者住處查看,公安並將張履正身上遺物眼鏡和手錶交給家屬,由於死者配偶多年前去逝,其子女尚且年幼,原本不想保留,後來死者哥哥還是將遺物收下代為保管,並說:「小孩子不懂事,將來孩子長大了,若想看看父親的遺物,卻找不到半件時,會是一個遺憾!」

一般來說,公安讓家屬認屍後,會將「死亡鑑定報告書」及「屍體處理通知書」交給家屬,並請家屬簽署「火化同意書」後將遺體交由家屬處理;家屬表示,當時公安曾拿二份文件要他們一併簽收,而底下那一份文件用手夾住只露出簽名處,幸好家屬仔細,將下面的文件掀開,才發覺那是一同遇害之謝姓女子遺體處理通知書,原來公安通知該名女子在福建漳州的家屬,但其家屬因故未前來處理善後,當地公安或許有意趁機將此棘手問題丟給張君家屬來處理。

12日下午4點,家屬替亡者做頭七法事並將遺體火化後,便攜帶死亡證明和火化證明至騰沖縣公證處辦理死亡證明公證書;距料,騰沖縣公證處公證員竟表示:「該處無權審批涉台公證事項,要家屬前往昆明市公證處辦理。」。「天哪!昆明離此地甚遠,難道真要去昆明辦才行嗎?」家屬不知所措,便打電話找海基會幫忙。海基會承辦人員連忙查證過去是否有中國雲南省騰沖縣公證處出具之涉台公證書,結果查知確有該公證處透過中國雲南省公證員協會轉寄送至該會之公證書,而且最近一筆資料是2001年10月18日做成的公證書,因此,海基會人員即刻將該份公證書(顧及當事人隱私,已先塗銷個人年籍資料。)傳予張君家屬參考,俾便據理力爭。

後來,公證處人員便改稱:「騰沖公證處並非不能辦證,而是無權審批,與其由該處受理後將資料轉寄昆明審核批回後再開證,不如建議家屬自行前往昆明市公證處送審再回騰沖辦證較為快速。」話雖如此,但該公證員復提出:因申請人未檢附身分證和戶籍謄本,還是無法受理;家屬質疑地問說:「要什麼身分證哪?我有你們的台胞證,為何不能申辦?」,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該名公證員竟表示,憑台胞證就是不能辦,並堅稱:「一定要出示你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身分證和戶籍謄本才行。」由於家屬只帶台胞證和護照出境趕赴中國處理善後,均未隨身攜帶身分證,因此折騰了半天,還是沒辦成。

13日上午9點,家屬透過台辦向公證處溝通了半天,依舊辦不下來,後來家屬便將骨灰帶去放在公證處,看看他們到底辦還是不辦。結果,該名公證員改口說:「那我特別給你們通融一下,不必看身分證了,你們只要幫死者辦妥暫住證就好。」但是家屬轉往公安局辦理死者暫住證時,公安卻表示,一定要有台胞證和護照才能辦理,而張履正這些證照都不見了,仍舊無法辦理。

家屬因返台班機已訂妥,且返台前尚須至中國雲南省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辦理骨灰檢疫,並至中國雲南省民政廳辦理屍體∕棺柩∕骸骨∕骨灰入出境衛生監管申報單,遂於上午10點30分離開騰沖經芒市轉往昆明。至於辦理死亡證明公證乙事,嗣經洽海基會緊急協調中國雲南省公證員協會協助家屬辦理死亡公證書,並透過台商黃茂盛續行協處,騰沖縣公證處終於同意免辦死者暫住證,並讓一名與死者毫無親屬關係之台商持身分證和戶籍謄本申辦張履證之死亡公證書。

當地台商全程協助 屬感念不已

據海基會統計資料顯示,自該會創會迄90年11月底,共受理台商經貿糾紛案件833件,其中涉及人身安全者共397件,而遭殺害或失蹤者超過百人以;90年1至11月受理台商在中國發生人身安全案件共63件,較去年同期43件,案件數遽增46.5﹪,顯見中國治安環境惡化程度嚴重,台商人身安全狀況堪慮。

家屬返台後向海基會表示,此行赴中國處理善後,若非海基會幫忙聯絡、協調,若無黃茂盛、李承祖、莊茂松等當地台商就近協助,根本無法順利辦妥後事。尤其,黃茂盛先生不但派員至昆明接送機,並派遣司機至芒市接送家屬一路來到騰沖,11日晚間11時抵達騰沖後,黃先生立即安排其他關心此案之台商一同與家屬研商相關處理因應事宜,並請家屬吃個熱騰騰的火鍋,雖然家屬不見得有胃口或有心情進食,但在天寒地凍的高山上,家屬悲戚之情獲得了來自家鄉最親切的撫慰,讓遇害家屬們感動不已;而海基會承辦人員幾乎一天兩通電話關切、追蹤案情,特別是當家屬與中國方面溝通出現困難時,海基會適時來電,家屬們可大聲地對中國方表示:「台灣的海基會正在關切這件案子,看你們怎麼處理?」而這一招很管用呢!

由於張履正遺有兩名年幼子女,處境堪憐,黃茂盛先生不但熱心協助善後,還致贈二萬五千元慰問金給家屬,而海基會無時不刻的電話關切,相形之下,家屬對中國官方辦事處處刁難的心態以及經辦事務常常是「可辦可不辦」的做法實在無法諒解。家屬表示:希望本件命案的發生能給當地公安單位一些警惕,引起對當地台商人身安全的重視,往後多給他們一些安全保障。

最後修改於 週五, 15 九月 2017 21:18